海子铁路网

 找回密码
 注册进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646|回复: 204

【转】拉林铁路和1987年中印桑多河谷冲突始末事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21 12: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huamao_zhh 于 2017-7-9 20:26 编辑

2014年10月30日国家发改委批复拉林铁路。 从拉林的铁路公开的招标方案看,这条铁路选择一条超人想象、令人炫目的路线。
拉林铁路有南线和北线两条设计方案,南线线路沿拉萨河而下,经贡嘎转向东,经乃东、朗县、米林,跨越尼洋河到林芝县,全长440公里。北线线路沿318国道向东经墨竹工卡、米拉山、工布江达到林芝,全长380公里 拉林铁路为I级铁路,设计时速160公里/小时,相对于120公里/小时的拉日铁路,应该说设计标准已经很高了。

北线线路短,路况好,修筑难度较小。网上所谓鉴于“北线修筑难度较大等实际情况,专家们更倾向于南线方案”的说法纯粹是掩耳盗铃。实际上北线经拉萨河谷、尼洋河谷,河道宽窄适中,河谷地势和缓,分水岭也较和缓,国道318就是这条路线,修筑难度相对很小,去过西藏旅游的人都反映从拉萨到林芝的公交班车都很舒服,路况非常好。而南线沿着雅鲁藏布江东行,经过加查峡谷,水流湍急,河道曲折,山高谷深,难度极大,很多路段都挑战铁路技术极限。但是铁路局仍然选择南线,主要原因大家都很清楚,南线靠近麦克马洪线,这是一条军事为主,经济为辅的铁路。

西藏人口仅仅200多万,仅从经济总量和人口来讲,铁路修筑到拉萨已经足够足够了,修到日喀则都属于多余,何况路线更长、道路更艰险的拉萨林芝贡铁路。


我们从图中可以看出。北线与麦克红线相隔很远,而且中间隔着巍峨雪山,从经济上、政治上、军事上均无意义;南线方案(橙色线)与麦克马洪线(细红色线)相距较近,尤其是东段,几乎就是挨在一起并行,最近的地方仅仅相距10余公里,因此如果发生战争,这条路线就立刻成为纯粹的军用铁路, 士兵、武器、各种后勤物质可以直接运抵喜马拉雅山脚下,抵近麦克马洪线,就近卸货,就近运到前线。这条线路的军事意义如此重要,所以官方舍易求难,一定要选择这条线路。
目前官方所公布的正式南线方案是:线路从在建拉萨至日喀则铁路协荣站引出,向南穿过冈底斯山余脉进入雅鲁藏布江河谷,于贡嘎跨过雅鲁藏布江后沿河谷而下,向东经过扎囊、乃东、桑日、加查、朗县、米林后沿尼洋河至林芝,正线建筑长度400.67km。

目前拉林铁路南线方案的修筑,按地形可分为三个部分:1协荣-桑日;2桑日-朗县东;3朗县东-林芝。

第一部分:协容-桑日,这是拉萨林芝铁路条件最好、地形最好、修筑难度最低的路段,铁路沿着雅鲁藏布江宽阔的中游河谷向东延伸,地形开阔,地势平坦,间或有山岭横亘于路中,但是隧道长度多在5KM以下,山形都不险峻,建设施工的基地都可以建在平坦的河滩平原上,经济发达,供应充足,而且线路全部位于雅江南岸,不需要跨江,不需要临水开挖隧道。

第三部分:朗县东-林芝,这一段难度高于第一部分,从雅江中游加查峡谷区穿出以后,铁路进入中下游宽谷地区,虽然江边有较多冲积台地,但是雅江这一段颇多曲折,地形破碎,台地多交互出现在雅江南北两岸,需要在雅江上架设多座桥梁,铁路路线需要多次在雅江南北两岸交替前行,很多隧道开挖的工作口需要临水而建,物料供应也相对困难一些,但是总体来讲,这一部分路段施工难度仍在可接受范围内,以现有的技术手段,应该不会构成很大问题。

第二部分:桑日-朗县东,这是目前为止中国铁路建筑难度最大的路段,尤其加查峡谷部分以经达到了目前甚至超越目前中国铁路技术手段的极限。
加查峡谷为雅鲁藏布江中游较为狭窄的一段,加查峡谷从桑日县的藏嘎至加查县藏木乡之间,长约40公里。由于它地势险恶, 难以通行,目前仍未有人对它进行过全面详尽科学考察, 只有当地的猎人出入过峡谷。传说在这人迹罕见的峡谷中有几处大瀑布,至今仍然没有徒步穿越加查峡谷的正式记录。因此目前从桑日到加查目前的交通线路仍是省道S306,绕道桑日县南面的曲松县,翻越海拔5088的布当拉山口,再盘旋而下,降到雅江边的藏木乡。

拉林铁路在具体到从桑日到藏木这一段的线路上就有两个选项:
1、沿着既有省道S306,过曲松县城,在高海拔地段开挖隧道,然后再通过展线盘旋下至藏木乡;
2、从桑日县城继续沿雅江东行,进入加查峡谷,在进入加查峡谷主要严峻谷段之前开挖一个特长隧道,直达藏木乡;

线路1,优点是沿既有省道建设, 物料供应较为容易,避开险峻路段,施工相对较易,缺点是道路迂远,需要从海拔3580米的桑日县康萨村,攀爬至海拔4000米左右的曲松县河谷, 在通过一个10公里左右的特长隧道, 然后再在狭窄的沟谷中建设展线盘旋而下至3330米左右的藏木。该路线建设难度主要在于海拔4000米左右要建设一个长达10公里+的隧道,还要狭窄地域建设展线,工程繁杂。

线路2,优点是线路直,不需要大幅攀爬再下降。缺点是施工难度大,线路人迹罕至,物料供应难,物料基地难以找到建设场地,可以说几无立锥之地,工作面地形险峻,隧道超长。很多地段施工难度达到了现有技术手段的极限。(10km隧道 就是内燃机车的极限了,拉日到了10km ,这个要上20km. 于是被迫搞电气,但是又没电,于是被迫在旁边建藏木水电站。但是水电站坝高100多米,对旁边隧道什么影响,没有先例,这个是一个极限)拉林铁路所路经的加查峡谷,其施工难度远远超过拉日铁路的尼木峡谷。尼木峡谷虽然也是雅江中游一个比较险峻的峡谷,但那只是相对于内地的江河来说,相对于加查峡谷还是很舒缓的。尼木峡谷是宽窄交互的峡谷,在险峻峡谷之间还有舒缓的河边台地间杂其中,在旧西藏,峡谷中还有尼木、仁布等宗,有很多自然村落,仍有很多马帮来往经商。而加查峡则是从入口到出口一路水深流急,山高谷深,人迹罕至。

从桑日到藏木峡谷路段的主要难点在于,都必须建造开挖10公里以上的特长隧道,目前在西藏以外的铁路建设中,10公里以上就属于建设难度较大特长隧道了,但以现有技术手段,建设特长隧道也不是什么超越极限的难事,现在我国的超过20公里的特长隧道就有N座,10公里以上的特长隧道更是无数:

新关角隧道 32645 西格铁路二线 已经贯通
西秦岭隧道 28238 兰渝铁路 在建,
太行山隧道 27848 石太高铁 已经贯通
香山隧道 23920 包兰铁路银川至兰州扩能 未开工
青天寺隧道23075 包兰铁路银川至兰州扩能 未开工
中天山隧道 22450 南疆铁路图库二线 在建
青云山隧道 22175 向莆铁路 已经贯通
吕梁山隧道 20738 太中银铁路 已经贯通
乌鞘岭隧道 20050 兰新铁路复线 已经贯通

但是西藏的铁路隧道不可以与其他地区的铁路隧道相提并论。最为关键的是西藏地处高原,氧气稀薄,同时西藏又资源贫乏,缺煤、缺油、缺电。 因此先期建设的拉日铁路被迫采取内燃机车,而没有一步达到电气化。反正火车烧油也是烧,用火车把油、煤运到西藏的发电厂发电,在通过电网转输反而更麻烦。但内燃机车最麻烦一点是必须燃烧空气,因此隧道不能太长,而且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必须从上面或侧面打通风井。曾经看到关于拉日铁路的电视报道中说,内地最长的内燃机车隧道也就8公里,在拉日铁路中,由于地形实在施展不开,只好把隧道拉长到10公里。但即使如此,拉日铁路的盆因拉隧道、达嘎山隧道等特长、长隧道仍然在侧面打通风井。

从官方公布的招标公告看,线路中没有曲松县,因此官方选择的应该是线路2,也就是从桑日县继续沿着雅江进入加查峡谷,在过了藏嘎村之后,再沿着峡谷壁开挖一些中长隧道前进,在进入极险段之前,开挖特长隧道达嘎拉特长隧道直达藏木。

官方公告并没有说明达嘎拉特长隧道起止点,有多长,但是从现有的资料我们可以推断出,达嘎拉特长隧道应该就是在加查峡谷中之间穿山绕过加查峡谷的隧道,长度应该在20km左右,这条隧道地处3500米的高程,空气稀薄,地势险峻,施工难度极大,工作面难找,达嘎拉特长隧道长度约为拉日铁路的盆因拉隧道的两倍。但最难的还不是长度,而是埋深。盆因拉隧道是沿山隧道,埋深并不是很深,而且还可以沿侧边打通风孔,但达嘎拉隧道是正面穿越海拔5600米+的PALUNG RI 山峰,隧道埋深达2000米, 因此无法打侧面通风孔,也无法打竖井,如此以来,只能怀疑这个隧道可能会另有建设方式,也可能会是一个弯曲隧道,绕过最高的山峰。

这么一个长达20km的隧道,埋深这么深,通风困难,已经不可能用内燃机车了,只能一步直达电气化,但西藏电网总装机容量只有100万千瓦,根本不够用,幸运的是,西藏加查峡谷正在进行第一座雅江干流水电站-藏木水电站,总装机容量50万千瓦,计划在2015年11月并网发电,而且该水电站正好在这个达嘎拉隧道旁,供应隧道铁路,乃至整个拉林铁路用电应该不成问题,但如此以来,所令人担忧的问题又变成了在一个110高坝的水库旁边深挖一个隧道,这又将是一个世界级的技术难题。

拉林铁路在加查峡谷段,实在是超乎人的想象,超越现有的技术手段,无论用什么样的形容词也难以描述其险、难、雄、奇。我们所能做的,只能是在旁观看、欣赏其如何顺利建成。
095358t8kuto8kt1uctllk.jpg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1 12: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uamao_zhh 于 2017-9-29 17:22 编辑

1987年5月的一天,由西藏军区山南军分区边防某团副团长带队组织的一次例行性边境巡查活动所引发的。根据军委和总部要求,西藏军区由于冬季气候恶劣,每年从入冬后的十二月到来年四月间,为大雪封山期,在此期间,边防连队除了对关隘和重点目标、地段保持监控和巡逻外,一般不能进行全防区的巡查。为了保持对边境的有效监控与安全,每年开春后,由各边防团组织团属步兵分队分成若干机动巡察支队,对整个边防线的情况进行拉网式的检查和布控,防止印军利用这个季节蚕食我国领土。而由山南军分区某团副团长带队的这支机动巡逻分队由一个步兵连加强一个侦察班(骑兵)、82迫击炮排(3门火炮)、一个82无座力炮排(4门炮)、一个重机枪排(3挺重机枪)组成。可以看出,这是一支按照战斗姿态组成的,可随时应付突发情况而战斗的巡逻分队,所有人员与装备分乘10余台车辆执行任务。除了副团长外,指挥组还包括一名作战参谋、一名侦察参谋、一名通信参谋和步兵营副营长。

当巡逻队到达桑多河谷地段时,已经天黑,副团长命令部队就地宿营,准备到第二天早上再前往河谷南端的中印边境山口进行巡察。部队宿营后吃过晚饭就扎营休息了,但晚间九点多,负责夜间宿营警卫的卫兵发现,河谷南端的边界山口上有火光和说话声,便立刻报告了副团长。副团长马上起来观察,确认是有人在山口方向活动,并判断为印军在那里活动。于是,副团长马上命令侦察参谋带一个侦察组前往山口进行侦察。二个小时后,侦察参谋带一各侦察员返回(其他仍在原地监视印军),向副团长报告了可能有一个连的印军,已经占领了河谷过去双方虽未经划定,但彼此默契的我方一处制高点,并已经构筑了战斗工事。从侦察到的情况看,印军到达的时间也不太长,工事还不完备,好象正在加紧构建中。从其警戒状态看,似乎并未发现我军巡逻部队已经到达。

根据这个情况,副团长立刻命令通信参谋打开电台与军分区指挥所进行联系,报告情况,但由于在宿营时已经完成了电台通报,而十点以后又不是与分区电台约定的联络时间,报务员无法与军分区达成通联。这位副团长当机立断,命令副营长和作战参谋拟定战斗预案,并命令部队立刻起来,进行战斗准备,五点钟开饭,五点半出发,在拂晓以战斗状态前往印军占我地区进行交涉,电台明天早上八点,将当前情况与自己的决心和部署报告军分区与团部。

早晨六点左右(此时西藏的天亮时间约在七点左右),除通信与后勤人员外,巡逻队全体战斗员按战斗编组和攻击部署,进入攻击出发阵地。在阵地上,副团长向各分队指挥员再一次明确了作战预案和战斗部署,一旦发生意外,部队将根据情况采取进攻或防御。随后部队开始构筑战斗工事。从当时侦察情况看,印军位于河谷我方重要制高点的兵力约有一个加强排,但在其后500米处,还有一个排的兵力,副团长判断印军兵力约为一个连,并配备有60迫击炮和重机枪等重武器,在纵深可能有更多的兵力和大口径炮兵支援。从印军的部署看,是准备在原由我方控制的这个制高点上长期驻扎,实为蚕食我领土,推进实际控制区的行动。印军已经基本完成战斗准备,按正常交涉,其不会退出我方控制区域,并有可能对我进行主动攻击。

根据这个情况,副团长又草拟了一份电报,在电报中将侦察情况进行了再次详报,并请求立刻给予增援,副团长判断印军这次是有组织的武力蚕食我领土行动,估计不可能象过去那样通过交涉使其退出,战斗很有可能一触即发,并有可能迅速升级。我们将本着不打第一枪的原则,努力通过边境交涉迫使其退出我方实际控制区,但一旦印军主动使用武力,我们将在确保整体安全和主动的情况下,坚决予以还击,并坚守到增援部队到达。



在8点多左右,副团长令副营长带侦察参谋和3名侦察兵、一名报话员和一名翻译,前往印军占领的我方高地据理进行交涉,指出印军已经严重侵犯了我方的领土,现在必须立刻退出去,否则,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要由印方负责。在副营长到达印军阵地前,通过手提喇叭向印军喊话后,印军一名军官带几名士兵走下了高地,副营长向其通报了职务和要求后,印军军官表示,这是印方的领土,印军不会撤退,并要求中国边防军人离开,否则由此发生的一切严重后果,要由中方承担。在耐心的进行交涉后,印军始终态度蛮横,在发现中国军队好象人数不多时,印军士兵开始以武器对准中方交涉人员进行威胁,同时,据守在高地上的印军也开始进行战斗活动。印军军官和士兵甚至以下流的手势和语言对我军交涉人员进行侮辱。看到交涉无果,副团长命令副营长和侦察参谋撤回。但在我方人员回撤的过程中,印军突然向我交涉人员射击(据印方后来解释是因为士兵紧张而走火所致),当场打伤我副营长,该副营长后来因失血过多而牺牲。

鉴于印军首先向我开火,并打伤我交涉指挥员,我副团长当即命令部队发起攻击。此时,我攻击分队已经完全占领攻击出发位置,并采取了迂回包围战术,迂回到印军后方发起了攻击。在我迫击炮和无后座力炮等火力的支援下,我攻击分队仅用半小时,既攻占了由印军非法侵占我方高地,共击毙印军13人,其中军官1人(准尉副排长),俘敌8人,其余向南溃逃,我军未予追击。战斗中,我方亡4人,伤11人。夺取印军非法强占的我方高地后,副团长立刻命令部队进行防御部署,准备抗击敌人的反扑。果然,下午二点左右,在印军位于纵深的大口径火炮支援下,约一个加强连的印军开始对我防御部队展开了攻击,但在我军的火力打击下,印军的进攻很快的退回。

入夜后,印军不断的以迫击炮和纵深火炮对我阵地进行断续的火力攻击,副团长判断印军可能在第二天天亮会继续进行攻击,命令部队加修工事,做好抗击敌人大规模进攻的准备。我军所有指挥员战斗员,通宵达旦的构筑工事,利用印军留下的工程器材和物资,迅速完成了防御准备和部署,严阵以待印军进攻。同时,副团长将已发生的情况迅速向团部和山南军分区做了报告,表示将坚守到最后一个人。

山南军分区在接到副团长报告后,立刻向西藏军区、成都军区报告了当前发生的情况,并立刻抽调、组织机动兵力增援巡逻队。西藏军区首长也立刻命令山地步兵53旅紧急出动,增援桑多河谷方向,同时将情况报告成都军区和总参作战部。

第三天天亮,印军果然以一个加强营的兵力在炮兵火力的支援下,向我边防巡逻队发起了进攻,战斗一直持续到下午,由于我军的顽强抗击,印军在伤亡了数十人后,停止了进攻。但随之而来是印军派出战斗机和直升机,对我方进行了持续的侦察、威胁,并在纵深不断的增加兵力,似乎准备进行更大的攻势。

但就在第三天晚间,我山南军分区增援部队一个步兵营首先赶到,随即进入防御地域,增强我防御力量。第四天,我山地步兵53旅开始陆续赶到,并带来了大口径火炮和火箭炮,我方力量进一步增强。同时,西藏军区也迅速派出指挥力量,在桑多河谷纵深开设了前进指挥所,准备组织力量,对印军的侵略行动展开反击,将印军完全驱逐出我方领土。



由于我军的增援力量不断增强,印军判断我军可能要对其发起全面进攻,于是,也开始不断的调集兵力,印军总部向东部军区发出了战争动员令,开始大规模的向冲突地区增强兵力。冲突发生后两周,印军已经向这个方向调集了一个军部、二个师共约7个旅的兵力和大量的炮兵与坦克,开始部署与我军进行大规模的战争行动。

鉴于印军反应迅速,部队调动又快又多,我方判断印军有扩大和升级战争的可能,为了应对印军的战争挑衅,总参作战部向第13、21、54集团军下达了预先号令,要求三个集团军的部队准备前出到西藏参加对印自卫反击作战,确定第一批参战部队为149师、37师、61师和160师(即1962年在中印边境反击作战中取得瓦弄大捷的130师),并要求成都军区在西藏开设前进指挥所,组织预定参战部队指挥员前往战区勘察道路和地形。冲突发生半个月后,我预定参战部队的师以上指挥员乘飞机到达前线,开始察看地形和道路情况,并受领成都军区首长下达的预定作战任务。6月份参战部队的团营两级指挥员到达前线,组织察看地形,受领任务,其中149师和37师的先头部队已经到达前线。

根据军委首长“保持克制,坚决反击”的作战方针和指示,成都军区前指首长的决心是:以13集团军指挥山地步兵52旅、37师和160师在瓦弄和巴普卡方向作战,准备歼击位于该方向的印军第2师,以西藏军区前指指挥53旅、149师和21师,在德让宗至拉鲁地段作战,准备歼击击印军第4师,相机打击印军第17师。要求部队在六月底战役集结和准备,7月作为战役开始的初步时间,待第二批作战部队到达后就开始发起进攻。战役以歼灭印军前线两个主力师,收复藏南争议土地两个重点为目标,一举解决我方主张的领土边界。

当时印度判断我军已在云南方向正与越南军队进行作战,可能难以同时应对西藏方向,所以才有恃无恐的对我进行战争威胁。但由于我军迅速增援部队迅速机动到位,并不断的从内地前调精锐的主力部队,印军开始感受到事态严重,于是要求苏联给予支援。印军感到大规模战争随时可能一触即发,有可能演变成第二次中印边境战争。为此印度内部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既能否在这场战争中取胜?由于内部意见不一,同时苏联由于戈尔巴乔夫上台后,苏联面临严重的政治与经济困难,苏联当即表示,不能支持印度的战争,并要求印度放弃战争打算,与中国进行政治谈判,和平解决边境冲突。同时,苏联还派出特使,向我国表示要尽力制止印度的战争行动。印度内部的理智派也占了上风,于是印军开始主动后撤部队,脱离与我军的接触,并通过外交途径要求与我和平解决这次冲突。

鉴于印度开始从战争的立场后退,同时也表示了不想与中国进行战争的态度,并主动的命令位于桑多河谷的部队撤回原来双方传统控制地区,中国政府接受了印度的和平解决冲突的主张,8月,军委解除了西藏作战任务部队的任务使命,前出到西藏的部队和指挥机构陆续撤回内地。中国向印方移交了战俘和战死人员的尸体。

这是一次令人非常惋惜的战役行动,之所以最后没有能够达成收复藏南的最主要原因,并不是因为印度的后退,而因为我军在云南的作战行动,当时中央认为,不能在两个方向同时与两个国家作战,特别是与印度这样的大国,一旦战争开始,规模、时间和发展很难预料,所以才最终放弃了这次进攻战役,我们准备参战的广大指战员无不为之而扼腕叹息,如果当时开打,印度将不仅失去对我藏南土地的强占,还将失去他自认的两个王牌师--第2和第4师,在我军的铁拳打击下,这场战争将比上一次战争打击更为惨重,因为我军为此调集的兵力和火力,远远超过了1962年的作战力量。

战略机遇就是这样,一旦失去了,就很难再找回来,印度应该为躲过这次打击和教训而庆幸,而我们也会为了这次未竞的行动而惋惜。正是由于这次冲突的警醒,印度新总理拉吉夫甘地上台后,立刻提出了与中国缓和的政策,并开始了双方的政治解决边界问题的谈判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9 12: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谁清楚拉林线这个隧道会怎样呢。
发表于 2016-10-29 13: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早日修好 西藏铁路,彻底 吓死 印度阿三
发表于 2016-11-14 10: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电不够不可能吧
又不是密集的车辆
40km的隧道10几分钟就过去了
如果10几分钟一列车的话也就是1wkw上下吧。当然其他部分还得用内燃机(没办法的办法啦)
就算是全程电力吧,400km,2.5小时通过,10辆车左右
也就是10wkw上下吧.是复线吗,那就是20wkw了
不知道这种大坡度的列车回发的电能有多少?能达到20%吗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4 21:44:26 | 显示全部楼层
hoige 发表于 2016-11-14 10:16
电不够不可能吧
又不是密集的车辆
40km的隧道10几分钟就过去了
如果10几分钟一列车的话也就是1wkw上下吧。当 ...

西藏可是电力匮乏地区,民用电保障都紧。
发表于 2017-7-5 11:37:48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拉林线还赶趟吗?拉林预计何时修通?
现在印度把收回藏南的机会送上门了,就看天朝敢不敢接了
发表于 2017-7-5 11:5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果不其然,30年前就打算以此为由收复藏南的,机会不常有,就看有没有敢于建功立业的人物了
发表于 2017-7-5 12:4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铁道游击队长 发表于 2017-7-5 11:55
果不其然,30年前就打算以此为由收复藏南的,机会不常有,就看有没有敢于建功立业的人物了

不会有了。现在只敢对民众秀肌肉,哪敢跟洋人瞪眼?

发表于 2017-7-5 13: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深3T 发表于 2017-7-5 12:40
不会有了。现在只敢对民众秀肌肉,哪敢跟洋人瞪眼?

如果这个机会再错过,随着西藏的基础设施建设越来越完备,以后这种机会恐怕也不会再有了(印度又不傻)
与其这样自欺欺人,我们不如把地图也改一改吧,恐怕全世界除了中国地图,没人会把那个地方划在中国版图内吧?至少也应该是个争议地区啊
发表于 2017-7-5 14:48:45 | 显示全部楼层
铁道游击队长 发表于 2017-7-5 13:08
如果这个机会再错过,随着西藏的基础设施建设越来越完备,以后这种机会恐怕也不会再有了(印度又不傻)
与 ...

地图上的标识,只不过自欺欺人罢了。

TG自己知道,国内现在是看上去太平 ,实则波涛汹涌。光维稳都维不过来,哪有精力管藏南。

发表于 2017-7-5 18:26: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北线将来能不能建?高速公路建好了建铁路不难。只是海拔高。但愿2021年7月1日前通车向建党100周年献礼。
发表于 2017-7-5 18:31:10 | 显示全部楼层
shuai 发表于 2017-7-5 18:26
北线将来能不能建?高速公路建好了建铁路不难。只是海拔高。但愿2021年7月1日前通车向建党100周年献礼。

说到献礼,广深港高铁香港段在已经拖延这么多年的前提下,不给面子的香港人也不说在今年七一前通车给献个礼,太不识抬举了吧这要是在大陆,赔了孩子也得保七一通车吧
发表于 2017-7-5 18:4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深3T 发表于 2017-7-5 14:48
地图上的标识,只不过自欺欺人罢了。

TG自己知道,国内现在是看上去太平 ,实则波涛汹涌。光维稳都维不过 ...

我看更像是“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虽然老百姓对政府并不满意,但也没到造反的地步,而且差的很远
现在到处的安全检查,人为的制造紧张局势,剥离群众与政府之间的信任感(虽然早就几乎没有了吧),为日后的变化在埋雷吧
所谓的中国式智慧,实在看不出高明在哪
不过其实想想也正常,这些人哪管的了那些深层次的东西,只要自己任内不出大乱子,一切问题那都不是问题
从这个角度看,收回藏南也是基本不可能的,没人敢于承担这个责任,实际上恐怕也没这个能力,到时候搞不好藏南没收回来台湾还丢了,那就糗大了还是忍了吧,哎……
我就希望早点把地图改版吧,从小那个问题就在困扰我,山南那么大片土地为啥连个毛都没有,后来才知道压根就“不属于”咱们
发表于 2017-7-5 19:37: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至始至终就没有想收回藏南,当初周也是准备以麦克马洪线为基础和印度谈判的,但是尼赫鲁要求必须以西藏归属为基础谈判!
发表于 2017-7-5 22:17:14 | 显示全部楼层
cbs_cdj_bb 发表于 2017-7-5 19:37
中国至始至终就没有想收回藏南,当初周也是准备以麦克马洪线为基础和印度谈判的,但是尼赫鲁要求必须以西藏 ...

时过境迁了嘛,那时候为了换取和平发展环境,以领土作交换,虽然这种做法,鄙人也很难认同,可现实已然那样
现在事实证明,印度根本养不熟,给他藏南他还不满意,最重要的是今日之中国已非昨日,既然因为印度的得寸进尺导致藏南没有“实质送出”,何不借此收回?当然了,要收回也得有能耐,确实不看好
从小上学就懂得一句话,我们的领土,一寸也不能让予他人。长大后知道的越多,越觉得这话就是喂狗的
随他去吧,草民看个热闹就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7-5 23:27:01 | 显示全部楼层
shuai 发表于 2017-7-5 18:26
北线将来能不能建?高速公路建好了建铁路不难。只是海拔高。但愿2021年7月1日前通车向建党100周年献礼。

其实我更加倾向于北线,毕竟雅鲁藏布江峡谷的修建难度太大,而且地址稳定性极差,雅鲁藏布江峡谷就是印度板块同亚欧板块的缝合部分。其实,也可以理解为冈底斯山是欧亚板块的岩层构成,喜马拉雅山系是印度板块构成。当然,帕米高原那块之前关注少,所以不是特别清晰。
如果修北线速度会快,但是对经济和国防的帮助要明显弱于南线。
应该启动青藏铁路格拉段的复线化改造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7-5 23:35:37 | 显示全部楼层
铁道游击队长 发表于 2017-7-5 11:37
话说拉林线还赶趟吗?拉林预计何时修通?
现在印度把收回藏南的机会送上门了,就看天朝敢不敢接了 ...

如果是普京、康熙这样的领导是可以的,现在嘛,就那会是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7-6 00:23: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深3T 发表于 2017-7-5 14:48
地图上的标识,只不过自欺欺人罢了。

TG自己知道,国内现在是看上去太平 ,实则波涛汹涌。光维稳都维不过 ...

通过转移矛盾,可以解决维稳的问题。
发表于 2017-7-6 02: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南线修铁路对环境的破坏会很大,西藏的地址环境很脆弱,又是板块连接处!只会得不偿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进站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海子铁路网 ( 京ICP证12003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1036 )

GMT+8, 2017-11-18 21:5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