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铁路网

 找回密码
 注册进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落坡岭的鸟

【铁路主题轻小说】=和谐号的那些年=【更新至二十三章】

[复制链接]

7

主题

1

好友

936

积分

普客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5-2-23 14:17:1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落坡岭的鸟 于 2015-2-23 21:54 编辑

====================
大家好,这里是某鸟。
过年的缘故,这次的更新是在23日。
首先道歉,因为一些原因所以开了第二个天窗。
这次的故事其实发上来之前还是考虑了一下的。
大过年的发这么致郁的东西真的好吗?
她是SL7。
曾经亚细亚号的机车。
很可悲的一型车,这是它给我的直观感受。
生在一个由被粉饰的谎言编织起来的“乐土”,自己却固执地坚守着自己的真实。
只愿当它的号牌由Pashina变成SL7之后,找到了属于自己真正的所在吧。
晚安,SL7,我必须要说,你其实是一型优秀的机车。
====================

7

主题

1

好友

936

积分

普客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5-2-23 14:17:53 |显示全部楼层
4b61b390tdf1d2ae0b661&690.jpg

7

主题

1

好友

936

积分

普客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5-2-24 23:11:01 |显示全部楼层
====================
嗯恰好过年,那么过年的特别之处就是听某鸟在这里再啰嗦几句。
好吧不开玩笑。
小说里的时间线,推进到了2007年。
在故事里的时间点,西直门折返段里依旧停满了东风4B,NY7依旧在焊轨厂牵引着长钢轨列车,每天早晨8K依然会占满丰台西整备场的每一条股道,每天下午京门铁路上依旧会有一台东风7B挂着三节绿皮车。首钢的高炉还在冒烟,发动着的V100.3偶尔会和京原铁路上呼啸而过的东风4D打个照面。
多美好的事情不是吗。
不过是时候去面对明天了。
现在的我们正如1987年丰机的巡道工们一样,面对着一个正在变革而显得彷徨的时期。
会有迷茫,甚至会有对未来的怀疑。
我们有韶山4了,为什么还要买这些橙色的玩意呢?也许当时真的有人这么想过。
我期待着属于我们的机车,就像当年株洲期待着韶山4B一样。
当8K呼啸在1989年的丰沙铁路上的时候,是否有人在某一刹那的恍惚间看到了1998年一台四轴的蓝色电力机车把速度表指针掰过了200呢?
我们可以指责现在人们的浮躁,揶揄那些急功近利的景象,正如揶揄那千篇一律的红色隶书字加蓝白灰涂装一样。
但是至少,我们依旧在固执地等待着。
等待着某一天某一辆被拉进环铁跑圈的机车可以笑着对东风4B说,我将会是这个时代的你。
驾驶着东风4B-0001在一辆ND4和试验车跟随下运行在环铁试验线上的那个大车,会想到今天的你我看到那墨绿色身影时的心情吗?
有过失望,有过迷茫,甚至有过放弃,在过去发生过,也很可能会在将来再发生不知多少次。
但是我们依旧在等。
就像当年等待着6Y1变成SS1的株洲厂,东风4变成东风4B的大连厂一样。
至少,我们依旧还有希望。
在2015,在未来的任何一天。
====================

62

主题

4

好友

5203

积分

特快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5-2-25 12:53:11 |显示全部楼层
留个书签,这个得慢慢看,不过这个亚细亚号机车我倒是认出来了,它算是沈阳铁博千金不换的宝贝之一,就像北京铁博的0号机车一样

7

主题

1

好友

936

积分

普客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5-3-15 20:23:31 |显示全部楼层
1983年年末那个雪后的冬天,夜里十一点半,当沈瀚青一边搓着手抱怨天冷一边拎着一只手提探照灯溜达进苏家河机务段时却并没有发现自己要找的人。但是这让他打定了一个主意,那就是等到自己把那辆SL7拿到手的时候一定要把它点起火来跑两圈再说。

7

主题

1

好友

936

积分

普客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5-3-25 23:22:23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四章:自北京车辆段
“等一下,诸位留步。那位穿灰色外套的先生,您就是李鸬吗?跟我来。”
打理好了所有的事情我带着瑞格纳动身前往北京车辆段,但当我走到北京车辆段的门前的时候很意外地发现大门边并没有李川的影子。想着或许他是在里面等我或是这件事情他并不参与,我便带着瑞格纳他们向段里面走去,瑞格纳是认路的,我也曾经在林枫那里得到过一些这方面的信息,所以找到动车整备所不是难事。
但是正当我们往里走的时候却被身后的一个听起来和我差不多大的年轻声音叫住了。
我收住脚步,声音的主人从值班室里走出来。脚步声还稍微夹杂了一些金属撞击和磨擦的声音,与此同时我粗略地确定了他的身份——他是个个体。
人肯定不会在这种季节还这个打扮。
来人一身长到小腿的墨绿色立领风衣,一条深灰色宽皮带直接绑在衣服外面,除此之外罩在身上的还有一件墨绿色剪裁得很贴身的厚实披风。衣服和披风都有金黄色的包边,披风上还有从肩膀到下摆的两条金黄色色带,脚上一双黑色的金属制靴子。至于面相……几乎半张脸都被那一副巨大的像夜视仪又像护目镜一样的东西遮住了,透过镜片勉强可以看到一双深邃的绿色的瞳孔。一头及腰的银色长发中还些许混杂了一些墨绿的发丝,从没有被遮住的脸、嘴和下巴等处判断,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他瘦高但是并没有羸弱感,整个人单是站在那里就是有一种利落的感觉和莫名的威严。
“诸位好。我奉命在这里等诸位,请大家随我来。”他继续用这种不卑不亢不带感情的语气直截了当地说着,一边还做了个请的手势。
冷场。谁都没有移动半步。
“李鸬是我的名字,你是……”我有些茫然。看看身边,瑞格纳出于本能一样地躲在我身后,平贺夹着电脑,用充满戒备的眼神盯住他,脚下稍稍岔开,至于伯特兰……
“……11Z吗。”他盯着自己面前的一个发出淡淡的蓝色光的半透明屏幕旋即皱着眉头打破了沉默,“纯钧……?这是……你的名字?”
11Z!我心里一惊。
“伯特兰先生果然如圜眷曦先生所说,名不虚传。”他收回手道,“不错,我的本体的确是戚墅堰机车车辆厂生产的东风11Z型柴油机车,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齐纯钧。”
言语间丝毫未见他露出什么表情。“那么,请随我来。”他重复道。
“才,才不要呢……”瑞格纳探头拒绝道,然后又躲回我身后。
东风11Z型柴油机车。我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分量不轻的型号名。
这种车全中国只有4台,肩负的却是极高级别的特种客运任务,在我还是一个普通爱好者程度的时候的时候与它有缘见过几次,可是当我今天与它以这种形式相见的时候我却一点也没有之前偶遇时的那种极度的兴奋感。
为什么是你?
“这一次的测试因为圜眷曦先生自己无法离开环行铁道的缘故所以由我代劳他记录并整理数据,卡尔小姐请不要紧张,我值得您的信赖。”见我们依旧没有跟来的意思,他再度说明道,“测试内容主要是对于卡尔小姐的一些代码进行解析工作,同时对于卡尔小姐做一个更详尽的评测,至于千代先生与伯特兰先生如果二位愿意的话也不妨一并进行一些初级的测评工作,以上。那么,请随我来。”
他再一次颇有风度地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这句话和这个手势已经是他第三次说出来和做出来了,虽然俗话都说事不过三,但是从他那丝毫没有任何不耐烦的语气和一如既往地平静的脸孔来判断,别说三次,就是十次他也依旧会心平气和地这么做。
我自然不会不识趣。
随着齐纯钧跨过一条条轨道向整备所走去,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就连一贯爱热闹的伯特兰都沉默了下来。他一路上也做过不少活跃气氛的努力,但是他除了回答一些我问出的问题之外对于伯特兰的玩笑根本没有作出任何回应。最后伯特兰冲我摆出了一个无奈的苦笑,低头划拉他的浮空屏幕去了。本来不长的路就这样一下子变得很漫长。
“呜……鸬哥。”瑞格纳缩在我身后紧紧拽着我的袖子,“瑞格总觉得……自己不太擅长应付这样的人呢……”
我摸了摸她的头安抚了一下她的情绪,虽然她一副很受用的样子但是似乎还是有些紧张。我扭头又看了看平贺,他板着脸,镜片后面的两只黑得发亮的瞳孔如临大敌一般紧紧地盯住了齐纯钧的身形——“没有破绽呢,要是打起来的话。”见我在看他,他用口形对我说道,“两招,最多了。”
“为什么你脑子里老是想着打呢……”我有些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但不多时也只得重新睁开继续着这场让人不适的行程。
被道岔卡住脚或是被道砟绊倒或是遇到调车工作不留神的话可不是闹着玩的。
北京车辆段的轨道上平时是停满了整备中的车底(编组好的一整列没有车头的火车——作者注)的,但是今天我却察觉到了一丝异样,根据我之前得到的消息和11Z的引导我看到了动车整备所巨大的建筑,但是就在它近旁的一条本应该停放着一列动车组的轨道上却停着三节绿皮的车厢,这些车厢虽然看起来就像普通的绿皮车一样,但是车身上只有一个车门和一扇窗户还都挡着帘,车底下吊着一大堆说不上名字的电子设备,一台柴油发电机发出粗重的声音与不远处的一台东风12型调车机车的发动机噪音遥相呼应。用眼睛看遍了每一个角落,门边涂着“SY 试验车”的字样,车下的转向架上面塞着三根车轴,除此之外便只是一节普通的车厢,再无什么别的引人注目的细节。
“这是今天的测试需要的试验车,总计有四台,这里是其中的三台,第四台在里面。李鸬先生和卡尔小姐请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失陪了。”仿佛看出了我的疑惑,齐纯钧解释道。随即他便转身走进了整备所。不多时他便又走出来道:“久等了,请进,欢迎诸位来到北京车辆段动车整备所参加本次测试任务。在这里提前祝诸位的任务顺利完成。”
好啊,来吧。
平贺和伯特兰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便自发地一左一右跟在我的身后,瑞格纳依旧躲在我的身边紧抱着我的胳膊,经过大门的时候我甚至还听到了她轻微的咽口水的声音。
“老天,当真给弄来了一整列CRH1啊……”刚一进大门,伯特兰就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语气嘀咕道。
面前的轨道上停着一列8节编组的电力动车组——相对于其他CRH而言,CRH1的车头显得短了一截,少了几分流线形的味道,反而看起来有一些中规中矩的电联车的感觉——但是眼前的这列车却有一个地方让人说不出的异样。
异样感的源头并不难找。
它的一侧车头被摘掉单独放在了一边,原来车头的位置取而代之的是一节绿皮的试验车,与外面那三节看起来一样——这节带有浓郁的上世纪七十年代风范的车厢与其他七节现代感十足的CRH1组成了一个一眼望去颇为滑稽的编组。
“人……人家的本体……呜……”见此情景瑞格纳发出了小声的悲鸣。
“实在抱歉卡尔小姐……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那么,请将您作为车的一半身体选定为这列CRH1-001吧。”身后传来了齐纯钧略带歉意的声音。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的话带有感情。虽然这点感情像大学食堂肉菜里的肉一样真的只是一点。
“……嗯。”瑞格纳忸怩了一阵后还是红着脸很不情愿地点头了。她放开我的胳膊伸手打了一个响指,指尖一道蓝光闪过之后旁边伯特兰的浮空屏幕上显示她的本体的数据栏里“CRH1-012”瞬间变成了“CRH1-001”。
“没办法啊,李哥你应该明白那种感觉吧,不得不穿得很奇怪地去逛街而且毫不意外地招来了很多的目光的感觉。”在登上那辆试验车时,伯特兰指了指一脸窘相的瑞格纳,在我的耳边悠悠地说道。
这么一说,大概瑞格纳此时的心情就像我之前因为打赌输掉而在宿舍楼上对着楼下路过的小学妹大喊“老子好寂寞啊”时的心情一样吧。
但是我也爱莫能助。
登上那辆试验车之后我看到了一幅难以置信的景象,从外面它看上去只是一辆普通的甚至有些陈旧的绿皮车,但是真正进到里面看到的却是一个飞机驾驶舱一般赛博朋克感十足的景象,从车厢的侧壁一直到车顶都固定着无数的接口和电子设备以及连接它们的电缆,成排的指示灯明明灭灭,密布的扳键开关和旋钮指向一个又一个我看似知晓或是我看似都不知晓的档位,大大小小的屏幕上滚动过一串又一串的数据和代码,我在充盈耳畔的散热风扇和电流的噪音里徒劳地寻找着屏幕上我可以读懂的词汇,真的只是徒劳,这么做了许久仅仅只是收获了眼睛酸胀的感觉。
不过至少,这里还是有一些存在可以让我相信这确确实实是这个时空里面的人造物,在车厢的深处——大约从外面看应该是那个拉着帘的窗户的位置——有一组特别显眼的中控台,中控台边有几个穿着深蓝色工作服的人在操作着什么,他们中戴眼镜的一个,在见到我之后一边伸出手,一边向我走来。
“李工您好,很高兴见到您。”我与他握手,同时眼镜对我说道,“我姓陆,是这次测试的参与人员之一,那么李工,这次主要是这样……”
一大堆解说,不过和早晨临走时瑞格纳跟我说的差不多。我的目光在他身上飘忽了许久最终落定在了眼镜的工作服上铁科研的标志上。一蓝一绿的两条弧线。
“行了11Z,辛苦了,你先出去一下吧,帮外面车上的人弄一下设备,对了,一会机务段里面3号车要启一下机你去看看也不是不可以。”跟我说完,眼镜抬头叫着站在门边的齐纯钧,后者回应了一声“是”便转身离开了。
看到他离开,伯特兰和平贺都是稍稍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这才各自寻了一个位置坐下,伯特兰饶有兴致看着一个屏幕上的数据流,平贺则打开了他的电脑。
真的至于吗?
随后眼镜递给了瑞格纳一副类似于齐纯钧戴的那个介于夜视仪与护目镜之前的东西,只不过不透光的它很明显不是为了让佩戴者看东西用的,从这个设备上面照例引出了若干条或单股或多股的数据线,分别接在了这节试验车里面装载的设备的几个插口上面。
可以从瑞格纳的表情看出她对这东西有些抗拒。
我相信如果换成我我也会这样,但是我想来不是个体,所以换不成我的。
不过最后她还是戴上了它,在事先准备好的一个椅子上面坐好,那椅子很厚道地装配着符合人体工程学的软靠垫和同样软的椅背,估计不是特制的就是某种动车组驾驶员席位用的椅子,总之比平贺坐着的那个一看就是这节绿皮车自带的硬座要好得多。
她抓着我的手,她的手心有些发凉。个体看来并不像人一样会有冷汗。
待到一切都准备停当以后,眼镜拿起了对讲机。
902902有吗?”
90201你们怎么样准备好了是吗?1型车就位?”对讲机里传来夹杂些许电流噪音的声音。
“到了,你那边调试好了吧。辅助处理器和备份盘也都准备一下。”他扭头看了看边上的一台显示器。
“早好了,要不让三车把他们的主机也开开吧。”就着说话声对讲机里还飘出了“嘀——嘀——”的提示音,似乎对讲机那边有什么东西启动了。
“三车让他们先缓缓,他们不着急,不过你们盯紧了啊,我这边合闸了。”
“明白,看着呐——”
他收起对讲机,和身边的另一个人耳语了几句便看向我。
我轻轻点了一下头。
他立刻把一个T形的推杆一推到底,霎时间不太明显的排气扇声音和电流音陡然增大,原本并不显眼的提示灯开始向外发出明亮的光线,原先车厢里的照明灯除却中控台的那一小盏之外并没有亮起,显得有些昏暗,但现在屏幕发出的淡蓝色光线却让整个车厢里呈现出明亮的淡蓝色色调。他身后那个占据了整个车厢壁的屏幕也有了反应,启动检查,界面初始化,载入基本组件,验证信息,验证完毕,开始启动……
“嘿,千代,跟这东西比用你那机器玩弹幕游戏逊毙了。”伯特兰目不转睛地看着装满了整节车厢的设备们被一台一台地唤醒然后势不可当地运转但还是挤出了一句玩笑。
“啧。”平贺虽然有些不服但在压倒性的事实面前还是勉强点头。
“那么李工,现在测试就开始了。”眼镜说道,“您可以在边上稍微休息一下,但是现在我们还不希望您离开。一会报告出来您要看几个事项然后签收,另外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一下。现在这台计算机将会先将那个1型车个体的驱动方程组复制之后进行分析。”
“计算机?”
“这节试验车啊。”他镜片后面清秀的脸给了我一个微笑,然后便手托腮帮眼睛向着无物轻声道,“那么1型车……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说话之间,他便将一旁的三把分别标出红黄蓝三色的电闸同时拉下。

7

主题

1

好友

936

积分

普客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5-3-25 23:26:52 |显示全部楼层
====================
大家好,这里是某鸟,这次的更新是在25号。
这一章大Z出场了,大家是否食用愉快呢?
大Z其实很可爱的说。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对那些试验车产生过好奇。
就是那些奇形怪状的写着SY啊DJ啊WX啊TZ啊EX啊什么的车。
也不知道大家是否幻想过里面是什么样子。
这次也算是开个脑洞吧。
那么,谢谢大家的观看了。
====================

7

主题

1

好友

936

积分

普客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5-3-25 23:27:57 |显示全部楼层
特典3

有人敲门。
“请进。”圜眷曦揉了揉眼睛从一堆文件里抬起头来。凌晨三点多,几乎所有人都已经睡得很深了。
“先……同志,您找我吗?”一个细小但是很清晰的女子的声音。
圜眷曦回过头来,首先引起他注意的不是她的脸,而是她头顶的那一顶特别大的蓝色金边礼帽。来人一袭钴蓝色长裙,外披一件同样是钴蓝色但下摆饰有淡黄色条带的大斗篷,这是这个时代的这个地方极其罕见的装束,而她的白色手套,不离身的一根黑色手杖,胸口装饰的淡黄色丝巾连带着她下端微卷的金色长发则清楚明了地昭示了她的身份。
“让-伊莎贝尔·安吉拉·阿尔斯通……”圜眷曦低声地说着,仿佛担心让别人听到一样,“……你不用勉强自己,ND4,今天的事是我的决定。”
“谢谢,先生。”伊莎贝尔正了正自己的帽子,“有何贵干?”
“跟我来。”圜眷曦站起身。
二人快步来到了环行铁道的一座编组场,虽然是凌晨,天很黑,但是借着依稀的月光还是可以看到在不远处的一条铁轨上停着一个巨大的黑色影子。
“明天——也就是太阳升起来以后。”凉风吹着圜眷曦那身白大褂的下摆,也吹着他挡住自己左眼的头发,“有一个孩子要来做测试。柴油机车。我从丰台调来了几辆你的车备便。同时也把你叫来,当然,你应该已经明白了,我做这一切都是有目的的。”
伊莎贝尔的脸上依旧带着礼节性的微笑,她没说什么。
“在你看来,这个孩子很普通。”圜眷曦继续说着。
“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也是如此。我觉得他也只不过就是东风型或者东风2型一样的设计,一样的未来。即便顶着一个二代的名号。”他的手插回白大褂的衣兜里,而伊莎贝尔依旧没有说话。
“那辆车编号2001。他没有通过我的检验,ND4,这些话你很可能无法理解,但那是真的,你根本就不能指望那些混乱和组成他身板的糙得可怜的零件们达成他图纸上写的那个漂亮的功率。”
“我告诉他,回去吧,改好了再来,否则不要奢望我相信你能量产。”
“我原本以为那些问题会很快被解决,而他也能很快地进入量产,但是很不幸,我算漏了很多事。”圜眷曦苦笑一声看着伊莎贝尔,“后来,他也来过,但是……很抱歉。”
伊莎贝尔点点头。
“他这几年过得很不顺,特别不顺,特别。……谢天谢地,昨天他终于又来了。我看着他可怜兮兮地把他的图纸递给我,我想他当时一定怕得不得了,咬着嘴唇死撑着不让眼泪流出来,站在我身边一直在抖。”
“等到我看完他的图纸,我后背的衣服已经被我的冷汗泡透了。”
“我不知道我该高兴,还是应该害怕,也许我才是那个应该害怕的人。”
ND4,不,对不起,让-伊莎贝尔·安吉拉·阿尔斯通女士。我接下来要告诉你的,请你不要对任何人说起。”圜眷曦一脸严肃地看着伊莎贝尔,“以下,是我根据他的图纸,尽我最大所能推算的那孩子以后的一些情况。”
伊莎贝尔当然明白,面前这个人说出这些话一定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甚至到了不计后果的程度。
虽然只是有所耳闻,但是伊莎贝尔知道,铁路是不会产生像她一样的个体的,但是有一种铁路例外。
那就是那些具有一定规模的用于测试机车和其他装备的试验线。
比如圜眷曦,环行铁道试验基地。这些个体普遍具有极其强悍的计算能力,换句话来说,他们可以基本地预知一型机车的未来。也正因如此,他们之间不约而同地选择沉默,甚至对人也不曾提及哪怕一个字。
“他,我推测他未来机车的产量会超出4000辆,也许……还会超出不少。”
伊莎贝尔差点喊出来,她用手轻轻掩住自己的嘴,但是瞪大的眼睛还是暴露了她的震惊。
这个国家还没有任何一型柴油机车能达到这个数字的哪怕一多半——达到,超出,这两个词汇表达的内涵在这里已经完全是天壤之别的程度了。
“而且,他的结构设计,也许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会成为无数型柴油机车唯一的蓝本……请允许我这么表达。”
“但是他现在依旧没有脱离开危险。”
“没有……脱离危险?”突然的转折让伊莎贝尔有些摸不到头脑。
“他的柴油机和一些结构还有缺陷,而且是很要命的缺陷,也许这次的测试他会很顺利地通过,但是真正的麻烦才刚开始,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按他现在的状态,在试运行的时候故障率高得会让人发疯。”
“他需要一段时间再做一次改进,也许那以后他会拥有一个新的型号名,但那还是他,而在那之后,才是这场史诗的序幕。伊莎贝尔女士,序幕。”
“那么,先生,你想让我做什么?把我的一些零件给他吗?”
“不……”圜眷曦慢慢摇了摇头,“……我想拜托你照顾一下这个孩子。”
“他会配属丰台机务段,我希望你可以照顾一下他,在几乎所有人都对他失去耐心的时候,告诉他千万别放弃什么,很多人倒在黎明前的黑暗里,不是因为他们意志不够坚定,只是那段黑暗真的太难熬了,以致他们虽然有一颗足够坚定的心却被摧垮了运转这颗心的容器,虽然我愿意相信那孩子依靠自己也可以撑过去,但是我更愿意他少一些这种不必要的曲折,伊莎贝尔,去帮丰台的那些大车们习惯一下开柴油机车吧,也希望你可以在他的车故障的时候替他拉几钩煤。更重要的是,让他知道他的优秀,在他最需要知道这一点的时候。”
“伊莎贝尔女士……你知道,当你到我这里第一天的时候我曾经对你说过,如果你注定只是一型曾经在这里运转过的柴油机车而非像6Y2一样留下自己的一支血脉于其中的话,那也未免太过可悲了不是吗,在这个拥有着无尽的未来与可能性的地方?”
“很抱歉,虽然我曾经告诉你这极有可能是真的,而现实也无法让我去撤回我的话……但是……至少现在……呃……”
沉默。圜眷曦自1958年以来的第一次语塞。
说不出口啊。我真的说不出口啊。
我们要你用你的一生,守护一场终将与你无关的浩荡史诗可以顺利地拉开帷幕。
伊莎贝尔摘下帽子,向圜眷曦深施一礼。
“我明白了。这将是我的职责所在。”
“谢谢。”圜眷曦简短地说完这句话之后,转身消失在了编组场的一堆敞车后面。
太阳已经升起来了,伊莎贝尔现在可以看清楚整个编组场里的样子,最远处的铁轨上停着两台ND4,她自己的车。在稍近一些的地方,那个巨大的黑色影子现在也可以看清楚它的外形,一台墨绿色的,装饰着两条湖蓝色彩带的柴油机车停在那里,它装备着两台不同于之前任何一型柴油机车的三轴转向架,虽然没有点火,但是不难想见发动起来以后柴油机的声音。车前金属路徽下是一个散热口,再下面,一块方形的号牌上铸着几个字。
东风40001
伊莎贝尔走过去,她迈过几条铁轨走到那台机车的身边。仔细打量一番以后她注意到远处有一个背对着自己的身影正望着自己的两台车出神。
“你,在看什么?”她悄悄走到他的身后温柔地问了一声。
“啊,对,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他极其慌张地转过头来,一张依然带有稚气但是已经难掩俊朗的脸孔和伊莎贝尔对视着。
“对……对不起。”
“喜欢的话,要上去看看吗?”
“……咦?”
伊莎贝尔爬上登车梯,打开车门,站在驾驶室里微笑着伸出手:“你的名字是什么啊?”
“东……东风4型柴油机车……名字……还没有。”他怯生生地抓住伊莎贝尔的手。
“伊莎贝尔·安吉拉·阿尔斯通,我的名字。ND4型柴油机车。很高兴认识你,东风4。”伊莎贝尔把他拉进了驾驶室,“日安,我年轻的先生,今天天气真是不错,不是吗?”
于是,一段传奇就这样开始了。

7

主题

1

好友

936

积分

普客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5-3-25 23:34:1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落坡岭的鸟 于 2015-3-25 23:35 编辑

====================
老实说我之前一直在纠结该不该发这个短篇。
也许看了以后很多人会说,东风4才没有这么软。
也许的确没有吧。也许在那段真的可以称得上是近乎于放弃的边缘的时候依然有一些人选择相信他。
历史证明这个选择是正确的。
小说里是环铁在某个清晨对ND4的请求与嘱托。
现实里,大概就是一干铁路人的梦想与奋斗吧。
感谢你们在那段日子里的所有拼搏。
将一型对中国铁路而言地位无法撼动的优秀机车带出了幼年病的阴影。
大概,也就是将一个敏感而脆弱的稚嫩孩子,培养成一个意志坚强能力出众的有为之人的过程吧。
未来的东风4,当他出现在小说正章的那个关键节点的时候,早已经是一位叱咤风云的元老了吧。
谢谢东风4,谢谢你们。
====================

62

主题

4

好友

5203

积分

特快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5-3-26 18:32:07 |显示全部楼层
落坡岭的鸟 发表于 2015-3-25 23:34
====================
老实说我之前一直在纠结该不该发这个短篇。
也许看了以后很多人会说,东风4才没有这 ...

网上曾经有一段关于ND4的视频,我对视频的理解,DF4拉开了柴油时代,ND4则是送走蒸汽时代,迎接柴油时代的过度,那个时候已经有DF4,但很不成熟,当ND4老去的时候正式DF4开始了它的传奇的时候

7

主题

1

好友

936

积分

普客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5-3-28 19:46:11 |显示全部楼层
Lion2013 发表于 2015-3-26 18:32
网上曾经有一段关于ND4的视频,我对视频的理解,DF4拉开了柴油时代,ND4则是送走蒸汽时代,迎接柴油时代的 ...

是那个标题是《五十,十五》的ND4主题视频吗。
啊啊果然两个事物如果同一主题还出自一个作者的话那么很多东西就会不知不觉地联动起来呢。

62

主题

4

好友

5203

积分

特快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5-3-29 08:42:45 |显示全部楼层
落坡岭的鸟 发表于 2015-3-28 19:46
是那个标题是《五十,十五》的ND4主题视频吗。
啊啊果然两个事物如果同一主题还出自一个作者的话那么很多 ...

没错,是《五十,十五》。视频最后ND4在博物馆的照片让我联想到一个段子,可能比较鬼扯:
============================================================
某一个夜晚,因为某种原因路上所有的机车都停止工作,铁路调度系统也全部瘫痪,而此时却有几列物资急需运送,正当所有人一筹莫展的时候,本务大车突然发现列尾有灯光(或者说之前有人发现有神秘机车朝列车方向移动),并且有鸣笛声,突然制动被缓解,列车开始缓缓启动,直到最后列车成功抵达目的地,而当人们跑到列尾想要看个究竟,却什么也没发现(或者只看见远去的灯光和鸣笛声)。

此时,铁博感觉博物馆有异样,前去查看,却发现一切正常,机车都在,但是走近了却发现这些机车就如同刚刚执行完任务回段,柴油机、变压器、牵引电机、锅炉等等都是热的。

============================================================
还有一种也是所有的机车和铁路系统都瘫痪了,或者是外敌入侵都被控制,千钧一发之际一帮车迷和退休大车跑到博物馆把这些机车开了出来(不过实际上铁博靠里边的几条轨道已经被拆了)

40

主题

2

好友

2927

积分

普快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5-3-29 13:30:06 |显示全部楼层
Lion2013 发表于 2015-3-29 08:42
没错,是《五十,十五》。视频最后ND4在博物馆的照片让我联想到一个段子,可能比较鬼扯:
============= ...

我还是觉得应该补一句这个《五十,十五》就是楼主本人做的

话说楼上这段子有种《超级战舰》里面密苏里号复活的既视感
China Railway Shuttle 中国铁路速通

62

主题

4

好友

5203

积分

特快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5-3-30 08:04:05 |显示全部楼层
CRS 发表于 2015-3-29 13:30
我还是觉得应该补一句这个《五十,十五》就是楼主本人做的

话说楼上这段子有种《超级战舰》里 ...

我也感觉出来了,他好像就是作者。

我说的第一段,来自以前历史书上的一段相当于是传说,是讲哪个地方的雕塑,是一群兵马。
后来在一次战斗,己方几乎被敌军打败,突然狂风大作,沙尘中杀出一群人马(大车突然发现列尾有灯光和鸣笛),将敌军一举击退(随即制动缓解,列车缓缓启动),随即这群兵马也消失无踪(只留下远去的灯光和鸣笛声),
但远在战场之外的人们发现这些雕塑上人和马都在出汗(机车如同刚刚回段,都是热的)。

第二段的思路的确与那部电影有关,另外,以前有车迷说铁博里很多机车入馆的时候都是运用状态,也就是说经过整备是可以上路执行牵引任务的,就像那部电影中的密苏里号一样。

62

主题

4

好友

5203

积分

特快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5-3-30 08:06:15 |显示全部楼层
落坡岭的鸟 发表于 2015-3-25 23:34
====================
老实说我之前一直在纠结该不该发这个短篇。
也许看了以后很多人会说,东风4才没有这 ...

另外,你说到DF4出现在正章或许是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将来可不可以顺便提一下西瓜救援CRH的那个事番外也行

142

主题

0

好友

1848

积分

普快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5-3-30 18:54:5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又等到更新了…

142

主题

0

好友

1848

积分

普快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5-3-31 22:21:1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等一下,话说大Z走路时那个金属撞击还有摩擦声是哪来的啊?初看到那里我还以为是某霸气侧漏的蒸汽机车的说…

7

主题

1

好友

936

积分

普客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5-3-31 22:30:35 |显示全部楼层
ss3-4065 发表于 2015-3-31 22:21
等一下,话说大Z走路时那个金属撞击还有摩擦声是哪来的啊?初看到那里我还以为是某霸气侧漏的蒸汽机车的说… ...

鞋,你信吗。233333。
其实就是鞋了,那其实是一双靴子,设定上稍微带了一点机械式外骨骼的味道在里面,毕竟水表机车,稍微带点黑科技元素的设定没准会很带感。
当时就是这么恶趣味地想着。
不过容某鸟腹诽一句,天知道大Z那个东风11加长版一样的车壳子里塞了多少极尽高大上之能事的东西。

142

主题

0

好友

1848

积分

普快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5-4-3 03:45:3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落坡岭的鸟 发表于 2015-3-31 22:30:35

鞋,你信吗。233333。
其实就是鞋了,那其实是一双靴子,设定上稍微带了一点机械式外骨骼的味道在里面,毕竟水表机车,稍微带点黑科技元素的设定没准会很带感。
当时就是这么恶趣味地想着。
不过容

果然是掉进机械式外骨骼的条条框框了吗?我觉得还不如修改成那种看不出材质的高科技材料做成的靴子那种来的合适…
话说金属撞击还有摩擦声,还不如就给某蒸爷的铁拐杖亦或者挂在腰上的某种小装饰物罢了(话说我腰上的钥匙链子就是随着我走一路响一路的有节奏的晃荡)…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142

主题

0

好友

1848

积分

普快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5-4-3 03:47:0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落坡岭的鸟 发表于 2015-3-31 22:30:35

鞋,你信吗。233333。
其实就是鞋了,那其实是一双靴子,设定上稍微带了一点机械式外骨骼的味道在里面,毕竟水表机车,稍微带点黑科技元素的设定没准会很带感。
当时就是这么恶趣味地想着。
不过容

话还说大Z按照腹黑兔的尿性,那必然是好东西永远不会嫌多的往肚子里塞吧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进站

手机版|Archiver|海子铁路网 ( 京ICP证12003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1036  

GMT+8, 2017-9-24 21:50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