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铁路网

 找回密码
 注册进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落坡岭的鸟

【铁路主题轻小说】=和谐号的那些年=【更新至二十三章】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3 19:41:1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总觉得,没必要这样吧
“李鸬。”
“啊?”
“为什么姐突然有点后悔没有阻止那带鱼给咱们做饭呢?”林枫一脸不爽地划拉着盘子里的菜。
你没法不后悔。
真不知道现在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这一切,不过微笑铁定是不行的。在我面前的确摆着菜盘,盘子里也的确有菜,菜也的确尝起来很不错,但是这菜量……还真是只够“尝一尝”的程度——整个盘底大概六分之五的面积都暴露在我的面前。
“那个……平贺,虽然我知道这有些勉为其难,可你不觉得……比起你现在做的这些日系菜,你买回来的肉和白菜还有豆腐如果直接搁在一块炖会更实惠吗?”
“这些菜,需要有很高的,制作水平,我的道歉,必须是有诚意的。”
好吧……这话倒是没错。
“可是姐觉得比起道歉姐的胃袋需要被优先满足啊!姐现在很饿啊!而且为什么这么好吃的菜却只有这么一点啊!至少也要让姐吃个够啊!”
呃……这话好像也没错。
“好了林枫,回头我去煮点面条就行了。”算了,我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平贺,我已经体会到了你的心意,日系菜以其量少而精致著称这我也是知道的,但是不要忽略掉它们一餐的菜品种类也很多啊。你做的东西的确很不错,至少我承认比我做的好了不少,但是不要忘了,你买的那些种类很少的原料,根本不可能做出那么多的菜品种类来。”
“量少的话,店家不卖,但是我,实在没钱了……虽然,每月可以从北京段,领到不少,生活费用。但是,Galgame的盘和资料片,最近,涨价了不少。对不起。”平贺有些尴尬。
“嘛,没事,至少你做好了两件事,第一件事让我见识了比我以前吃过的东西都好的菜,虽然有点少;第二件事是你至少替我喂饱了瑞格。”我指了指心满意足地缩在沙发里睡觉的瑞格纳,这小家伙虽然饭量小,但是吃饱就睡真的不怕长胖吗?
上面的那些话至少让平贺看起来高兴了一点。果然做饭这活还得我来,我直起身走进厨房,从柜子里摸出一包挂面,又拿了些许剩下的白菜和豆腐,然后做起了一锅水。
就像绿皮列车注定是最为接地气的火车一样,挂面也注定是最为亲民的食物,只需要一锅水,一点蔬菜或者肉什么的,再加一点盐和其它调味品,然后稍微上上心,你就得到了一顿营养价值丝毫不亚于燕窝的晚饭。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有了买25T的京沪直达特快车票的能力,想必现在没几个人还会固执地为了那种韵味去选择绿皮的1461了吧。我意味复杂地轻笑了一声。
挂面煮熟是很快的。
“本来还以为自己就要过上有钱人的日子了,没想到这个理想这么的不切实际啊。”我看着狼吞虎咽的林枫抱怨道,“你跟瑞格纳到底弄走了我多少工资啊,难不成你们这些动车组也这么臭美吗……”
“那哪天姐把姐的一列本体弄成一个猪圈然后让你坐一圈怎么样啊?要注意整洁嘛,再说了姐从来不在无谓的打扮上浪费钱。”
“好吧你赢了,话说平贺有生活费你们没有吗?”
“姐的生活费很低的。”“和平贺哥哥一样但是很多东西真的好贵……”
于是就来剥削我吗……
“嘛,不过姐还是得谢谢你,托你的福姐终于每顿饭都能吃上肉了。”
“得了吧,说得那么夸张。”
“真的哦。”林枫挠了挠头,“姐是认真的。我们的话充其量温饱而已。”
“啊哈哈……话题好像严肃了呢。”我干笑了两声,看了看早就恢复电力供应的灯,然后转移了主题,“话说这次的变压器修得倒真快啊,我还没折腾完电闸呢电就来了。”
“如果姐没看错的话那架机器上打着铁路的标呢,给段里送电的机器。”林枫见状也顺坡下了,“维修效率这东西,得分是谁需要被修。不过带鱼啊,明天去天津玩,在你本体的餐车上我们买东西可得你出钱。地铁你醒醒,明天不许吃早饭听到没有!姐跟你一样也不吃。”
“哎?为什么啊?”瑞格纳揉揉眼睛,很奇怪地问。
平贺的脸一下子变得很难看。动车上卖的东西看来很不便宜吧。
“嘛,不说了,姐去收拾一下,明天姐还要好好宰你……姐是说,好好玩玩呢。”
“鸬哥和平贺哥哥晚安咯,我也回去睡觉了。”瑞格纳冲我们招招手,钻回屋子了。
看看表,晚上8点半。早睡早起身体好,不过我和平贺今天不打算对自己身体好一点了。
“造成这么多麻烦,实在抱歉。”没等我说话,平贺突然说道。
“没关系。对了平贺,我记得去年6月,在环铁试车场看到过一列动车,是你吗?”
平贺点点头:“4号那天,我做的测试,那天感觉……很难受,要散架了。”
“啊?”
“自己的本体,被塞进检测仪器,和你们,做胃镜,差不多。”
而且它们还要带着胃镜做长跑。
他有些落寞地转头看着窗外,想必是在回忆那些做测试的日子吧。我的目光也跟着他望去,其实不管是谁,夜幕中视野终归有些模糊,窗外开过的火车也只能看清楚一个又一个散发着光的小窗格。适时,春日的微风轻轻地吹着,散漫地钻进窗户里。
多么完美的引人回忆的环境啊。
“算了平贺,明天我尽量扳着点她们,别让她们弄得那么肆无忌惮吧。大概。”我也想不出什么其他的更好的手段了,不过林枫想必也不会把我的话放在耳朵里吧。
“不胜感谢,李鸬SAMA。”平贺起身鞠躬道。
“还有,”我起身去冰箱又拿了两瓶果汁,我发现他挺喜欢这东西,“一个不情之请,明天给找几个舒服点的座位,听说CRH2你的座椅能转是吗?这东西有意思,看景方便。”
“啊啊,一定一定。那些,雕虫小技而已。”平贺点头,但随即眉宇轻轻地皱了皱,“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李鸬SAMA……叫我平贺或者千代,就好,CRH2什么的……”
“你不喜欢这个称呼吗?”
“我……啊啊,总之,拜托了。”
“好,那我以后不这么叫就是了。”想必还是觉得被这样叫显得生疏吧。
又聊了好久,平贺也打开电脑给我推荐了不少好的漫画和游戏——不容否认我也的确喜欢这些东西。再看表十点多,扭头告诉平贺早点休息之后我也决定去睡了,但是睡觉之前收到了一个电话,李川的。
“咋啦哥?又有新个体吗?最好是个妹子啊。”我开玩笑道。
“想得美,这得看那些动车组怎么想知道不?老弟啊,是这么回事,看你和那些动车组处得也差不多了,以后这活你哥我可就大撒把咯,你的表现我已经告诉上面的头了,从给我的回函看他们很满意,以后这个事呢就全权委托给你了。不过放心,真要是有处理不了的事比如说需要调机车调动车用什么的尽管找我,放心,你哥我一直在看着你。”
我觉得听完你最后一句话我反而更不放心了吧。
“对了,还有一件事。”他换了一个严肃一些的语气,“其实CRH2的个体不叫平贺千代,他的名字应该是Kawasaki Yakumo,川崎八云。千代这个名字是他自己改的。瑞格纳偶尔可能会说漏嘴,希望你不要奇怪当然也不要刻意去问他这件事,千代有他的想法和原因。”
是这样啊……
“了解,还有啥事吗,明天跟他们还要去天津玩。”我打了个哈欠,终于要自己挑大梁了啊,总觉得还有些不习惯。
“嚯嚯,这么快就发展到这个地步了,不错嘛,追到谁了?神州还是C1啊?别告诉我是千代啊。”李川在电话那头欠打似地笑。
“哥你够了吧,真不知道李玖是怎么抵挡了你的恶趣味侵蚀这么多年的。”
“去你的。好了好了,玩笑打住。睡你的吧,还有,最后一件事,从现在开始,花时间多陪陪林枫。成,我该出车了。”电话那头渐渐涌出来的嘈杂的人声迫使他不得不长话短说。
“陪她干什么?”
“嗯……嘛,她比较好相处嘛。你偷藏在电脑里的漫画不少女主都长着猫耳朵嘛。”
我二话不说按了挂机键。
我躺在我的房间里面,看着白得毫无瑕疵的天花板,困意很快地袭来。我睡觉有一个特点,说好听了叫睡眠质量高,说不好听就是睡得像死猪一样。
小时候出过一个很有意思的事,过年,外面人在放礼花,一墙之隔我在屋里睡觉。礼花弹嘭嘭嘭地发出巨响,我安之若素地打呼噜。丝毫没被吵到。
没有梦的一夜。第二天早晨七点多,被厨房飘来的粥的味道叫醒。
穿好衣服走出我的房间,客厅里面阳光早早地就建立了根据地——过了春分,白天的时间就开始变长了。看一看窗外铁轨上飞驰而过的一列和谐号动车组,再望一眼那两个和谐号个体的房间——看来他们还在睡觉——然后我摇头苦笑着,循着味道打开了厨房门。
“呵……林枫你起得真早啊。”我伸着懒腰看着厨房里某个大氅外系着一条围裙的猫耳动车组,“嗯?我记得我没买过紫米啊?”
“姐可不习惯赖床。”林枫扬了扬手里的汤勺,“早晨出去遛弯顺便买了包子,看紫米粥可以白送就盛了点,放锅里热热就好。哦对了,大头们给你的试用期工作评价这两天应该下来了,怎么样合格了吗?李头儿当初问你的工作表现姐可是给你说了不少好话呢。”
“昨天晚上的电话,我说我哥又没天天盯着怎么知道我的表现的,你说的啊。上头还算满意,听意思以后我就算彻底接手了。不过这种涉及这些超越常识东西的职务选上就铁定是了,玩这么一下子试用期是搞什么飞机啊?”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发牢骚。
“形式上总要意思一下嘛。”林枫摸了一个包子扔进嘴里,“嗯……对了,一会去给姐把那带鱼叫起来,今天还得让他带咱们玩呢——哎这包子有点咸。”
“偷吃是不对的哦林枫姐姐。”话音响起的同时我也感觉到突然有什么东西从我身后抱住了我的腰,“鸬哥早安~
“早,啊对了瑞格,我正找你呢,去把平贺叫起来吃早饭吧。”我转身摸了摸她的头, “晚走不如早走。”
“喂,小地铁,等一下,姐有点话要告诉你。”林枫突然坏笑着叫住刚转身要走瑞格纳,“叫那条带鱼起床的话,姐告诉你这么个办法,你要这样……然后这样……明白?”
看着她对瑞格纳一阵耳语,然后瑞格纳点头走开,我有些不明就里地挠着头。
“姐只是给早晨创造一些乐趣而已哦。你很快就能知道的。”她的烟囱也随着话来回抖着。配着脸上的浅笑,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没错,随后我几乎是瞬间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啊啊啊瑞格你,你,你出去!掀被子不行!衣服!我的还没有穿,穿好啊!立,立入禁止!”
嗯,他醒了,我听得出来这是平贺的声音——补充一下,平贺咆哮的声音。
“嘿嘿。”林枫一副得逞的样子,“行啦李鸬,来,吃饭吃饭。姐饿了。”
我哭笑不得地看着她,然后无奈地叹了口气:“吃吧……”
整个一个早饭,我一直都能看到平贺红着个脸一语不发地埋头自顾自喝粥,好像整个人——哦不,整个动车……好像也不合适,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吧——马上就要热得冒出蒸汽了。与之相对应,瑞格纳倒还是一如既往地跟林枫闹,没看出有什么异样。
有意思有意思,都是CRH,可是性格居然差别这么大。不过又一想,要是这些个体性格全都一样,那我跟他们在一起岂不是会疯掉?个性还是要有点才好吧。
吃完早饭我展现了一下强硬态度,把刷碗收拾桌子的活全部丢给林枫——自认为理由还是充分的——然后说了平贺几句,简单抚平了他的尴尬情绪。等到一切都收拾得差不多了,我看了看表,然后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
“走吧几位,去北京站,平贺千代有吗?”
“千代,参上。”平贺也很配合。
“兑现你的话。”
“司机明白。”平贺打了个响指,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
是时候来一次以坐车为目的的京津一日游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6-23 19:48:36 | 显示全部楼层
==============================
大家好,这里是某鸟,这次更新是在23号,比之前稍微提前了一点,那么下次会不会更新得延后呢……当然是不会了,还是每个月的月底。
大家有什么想法或者意见可以提出来,某鸟会认真考虑,毕竟这是写给大家看的东西嘛。
某鸟水平自然有限,所以如果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还是欢迎指正的。
(怎么感觉像是在要回复,嗯,为了避免嫌疑还是打住吧)
成为车迷很久了,被人问到最多的就是,你为什么喜欢铁路呢?
上次在落坡岭,也被一个妹子用夸张的语气感叹,火车有什么好拍的啊
来水库边烤肉的那个妹子,某鸟斗胆问一句,在这个地方你这么问真的没问题么……而且当时在场的不止某鸟一个车迷啊。
……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啦。只是个爱好而已。
只因为喜欢,所以喜欢,如果掺杂了别的什么的话,反而会感觉有些奇怪吧。
嗯,不啰嗦了,希望大家喜欢某鸟的作品
===============================
发表于 2014-6-26 22: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落坡岭的鸟 发表于 2014-6-23 19:48
==============================
大家好,这里是某鸟,这次更新是在23号,比之前稍微提前了一点,那么下次 ...

唯一的缺点就是更新周期太长,以至于更新了看这一集就忘了 上一集的内容,当然了,用心写是需要反复推敲的,这个不能着急。若可以的话可以像一些电视连续剧一样,开头用简短篇幅概括一下上一集,因为翻看上一集回顾剧情太麻烦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6-27 21:49:29 | 显示全部楼层
Lion2013 发表于 2014-6-26 22:11
唯一的缺点就是更新周期太长,以至于更新了看这一集就忘了 上一集的内容,当然了,用心写是需要反复推敲的 ...

会考虑的说,梗概什么的会有的。
 楼主| 发表于 2014-7-27 20: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
日式料理的一大缺点就是吃不饱吗?似乎是这样。那么,如果是车迷,旅行的目的是坐火车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吗?
难说。
======

第八章:列车和动车组还是有区别的
依旧是北京站,依旧是有大量的人走动的站台,也依旧是由圆柱形钢结构支撑的巨大站台拱顶,一列又一列的火车来了又走,一拨又一拨的人聚了又散,一切看起来与平时没有什么两样。但是现在,北京站卖出的火车票里,车票种类却新加了一个选择。
D,动车组。
“李鸬,其实姐不太喜欢戴这种帽子。”虽然头上的风帽让林枫看起来倒也标致,但是她还是在边走边不停抱怨。
“你要是能把你的烟囱藏到头发里就可以不用这么办。”
“那怎么可能啊……”
“所以你还是戴着吧。”
“……”
因为平贺搞砸了我们的一次晚饭所以我有了这么个坐动车的机会,在离开小楼的时候我还担心车票的问题,不过看他们一个个拿出了和我一样的工作证时这个问题也就瞬间消失了。
但是,从林枫和瑞格纳一路上都在不停交谈上车之后去餐车买什么以及平贺一副捂着钱包表情痛苦的样子来看,似乎一个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如何制止她们肆无忌惮的买和吃!
而且这个问题……似乎无解。
“算了平贺。”我一脸同情地看着他,“那俩动车组要是真放开了吃的话我会替你付一些的,只要我付得起。”
这番话换来了平贺一个大大的苦笑。
走过北京站的地下通道,来到了那列CRH2的停靠站台,发车还早,甚至连乘客都还没有被允许进站。无暇去暗爽自己路内人身份的便利,我嘱咐瑞格纳不要乱跑从站台上掉下去,也让林枫看好她不要让她因为好奇去溜上某台机车的驾驶室一通乱弹琴。做好了这一切,我开始看着这列动车组,就这么看着它。
干净的白色车体在透过拱顶缝隙照射下来的阳光的映衬下很是漂亮,这些名叫CRH的动车组相较于一般的列车是少了几分列车的威严的,但是与之相对应的是多了几分秀气。平心而论,平贺的本体还是保留了很多它的日本原型的风韵的,拉长的新干线式车头,四四方方的车体,这一点只需稍加注目即可发现,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至少在旅客的一次旅行中……是没关系的吧,大概。
“李鸬SAMA?你,在听吗?”平贺伸到我眼前来回摆动的手让我的思绪回到现实。
“嗯。”我应了一声,“刚才在看你的本体,给我的第一印象不错,有什么事吗?”
“啊,是这样。希望我,可以为你带来一次,舒适度很高的,旅行。”他顿了顿,“欢迎乘坐,E……呃,CRH2型,和谐号,动车组。”
“你貌似刚才把站在车门边的那个乘务员要说的话说了哦。”林枫插嘴道,“老实说,姐现在有些嫉妒你的本体了。”
“啊?啊哈哈……”平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但是突然,他的脸严肃了下来。
“李鸬SAMA,那个地铁,我看到……”
“瑞格纳?怎么了?”我有些摸不到头脑。
“她,溜到那边的,那个粉色的,写着SS9的,车头的……驾驶室里去了。”平贺指了指旁边站台上的一列火车。
“喂喂喂小地铁你给姐回来啊——”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林枫已经大叫着冲出去了。
三分钟后。
“啊……不好意思,这两位是实习生,她也是,对什么都好奇,大车您多担待……抱歉哈,给您添麻烦了……”就这么陪着笑脸把瑞格纳从机车上拖走,虽然那个司机大叔一直摆手说没事——“不过姐估计八成是因为那个小地铁长得可爱的缘故吧。”林枫如是说。
给了站在动车门边的乘务员一个不好意思的微笑,我把那三个个体扔上了车。那个目睹了刚才发生的一切的乘务员在我登车的时候叫住我——估计因为我穿着制服——聊了几句天,末了她无奈地说了一句:“辛苦了,带新人不容易啊。”
大姐,带新动车更不容易。
一般来讲,在动车组出现之前,级别最高的旅客列车也就是游走于大城市之间朝发夕至的直达特快了,当然,它也同样是乘坐舒适度最高的列车。
但是当我走进那列动车组时,这句话被我从脑子里删除了。
有轨道的飞机。这是我想到的第一个比喻。
车里的布置很干净,给人一种用了心的感觉,软布面椅子也触感适中,坐上去之后透过车身侧面的窗户向外看,仿佛觉得动的不是自己坐的这列动车组,而是窗外的风景一样。
总感觉和那些印象里的“火车”,有些不太一样。
找到了先前平贺搞到的空位,一等车一组靠窗户的位置。把座椅翻转过来相对放好,象征性地把它拍得软一些(也只能是象征性的),然后我和平贺坐在椅子上,我望着窗外,他则把自己需要放在动车组上的那一半意识融合在这列动车上,我们一起等待发车。
至于那两只动车组,我也就只能祈祷她们不要把平贺吃破产吧——她们在餐车,干什么不言而喻。
没有抖动,只是轻微的推背感,只是景物开始移动,伴随着有固定节奏的,从车底传来的轮与铁轨的撞击声响,动车开出了站台。窗外北京站的岔道在我眼前游动辗转几番后最终汇聚成了几股固定的铁轨与我的这列动车平行。跨过几台信号机,越过曾经的明城墙,转过东便门外的那个大弯道,动车组向着天津方向开去。
刚才,向着城墙上站着的几个支着相机的人挥手,不知他们有没有看到。
“喂!李鸬!回魂啦!”
“啊?!——喂林枫你要干什么?买东西自己去买就是了!”我揉着耳朵叫道。
“姐没带钱,把带鱼带走了哦,跟你说一声。”她指了指在一边表情复杂的平贺千代。
“跟我说干什么?还有瑞格纳呢?”
“免得你回过神来不知道那只带鱼跑到哪里去了,小地铁的话……姐让她在餐车等我。”
随后,平贺在他自己发出的诸如“我,说了多少次,不要叫我带鱼。”之类的抱怨声里面消失在车厢的尽头。
“走还不忘把自己的电脑抱走啊……”我苦笑着摇摇头,放松肌肉打算由端正的坐姿换成不怎么端正的坐姿——也就是说,趁这段时间躺进椅子里稍微休息一下。
一等座的椅子就是软,而且符合人体工程学的设计……嗯,如果没有那个在脑袋后面的硌人的突出物就更……呃?
硌人的突出物?
我猛地扭过头来,然后深刻体会了“尴尬”这个词的含义。
我枕着的是前面那排座的一个乘客的手。不过这其实不是重点——
那是个和我年纪相仿的男生,长着一头棕灰色微微发卷的短发,上身穿的是一件和他的眼睛颜色一样的蓝色格子衬衫,下身一条白色的长裤,系一条土黄色腰带,身边还有一个说不上牌子的灰色旅行包。他有些诧异地看着我,刚被我枕着的那只手正扶着椅子。
“实在抱歉……I mean……I’m sorry.”蓝眼睛的……外国人吗?
“啊,没事没事,我是说中文的。”他笑着挠挠头,“嗯……是这样,我的车票刚才不小心掉到您的位子上了,方便我捡一下吗?”
“请便。”我起身,果然,一张车票躺在我的座位上,想来是他刚才不小心掉下的吧。
“我不小心而已,不必顾虑什么。”他笑着耸耸肩,“您和刚才那位先生和另两位女士似乎很处得来,请问他们也是在铁路工作的人?”
“实习生而已。您是……”
“去天津玩一玩。打扰您了。”他捡起车票,重新坐回位子上。随后盯着窗外陷入沉思。
我道了句没事也重新坐好。想来发生这样的小插曲大概在所难免吧。
“李鸬,姐回来了呦!”过了一会,身后林枫的声音改变了我盯着窗外不动——虽然以高速运行的动车组让我看风景的意愿变成了徒劳——的姿势。
“林枫,衣服上全是油啊,你们到底吃了什么?”我想平贺的表情一定很难看吧,虽然这时候他耷拉着头我看不见。
“那小地铁干的,趁姐不注意一直偷偷在姐的大氅上蹭手——现在还有吗?”她扔给我一罐咖啡,然后手指打了一个响,那些油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应该已经变成油烟飘走了吧。至于飘到什么地方那姐就不管了。”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回忆起了大学宿舍里一群人为了一件衣服——下午宿舍里一哥们要穿它出去约会——上的油斑折腾一上午的事,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心很累。
玩过了闹过了自然也要休息一下,瑞格纳靠在林枫身边睡着了,林枫则拿出一瓶买来的可乐看着窗外慢慢喝,平贺翻开电脑一边玩一个好像是STG的弹幕游戏,一边玩一边发出“擦弹!漂亮!”或是“文文的风符!哦!判定点在那!”一类意义不明的叹词。从他的表情看似乎并没把旁边那些拿电脑办公或是浏览英文版《时代》的高端人士的冷眼当做一个什么重要的事。
当然,如果他们知道这个玩得正欢的家伙手里也同时正攥着这列动车组的话,他们不太可能会继续那么平静地办公看杂志投来冷眼吧。
不止一次地这么感觉到生活在这方面的有意思之处,与你一座之隔的某个人也许其实是个非同小可的存在,但你就是不会知道。一张窗户纸,捅破了就是一件惊天的大事,捅不破就是日常生活中一个扭头就忘的插曲。
所以千万不要轻视你周围的每一个人。
应该是因为太乏味,林枫也睡着了。恶作剧似的隔着帽子捏了捏她的猫耳朵,她没醒。不知道是因为睡得熟还是因为没捏到。
有人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会换来今生的一次相遇,想来这个相遇是指见面交流互相认识的那种吧。那么,此时此刻,我目力所及的这节车厢里的乘客们,这些仅仅只是看见层面的相遇的乘客们,是因为回眸的次数不够才止步于“仅仅是一面之缘”的吗?那么到底我上辈子回眸了他们多少次呢?499次?495次?嗯,我知道我上辈子怎么死的了——扭头次数太多脖子断掉。
别说我较真,我只是实在太无聊了!
与周围很多人兴致勃勃地体验动车组不同,因为遇见了平贺拥有了这个工作加上我是个火车迷,所以自然不会再对和谐号有什么过高的兴奋,对面两只动车组全都睡着了,坐在我边上的平贺还在研究怎么躲过游戏里飞来的弹幕,靠窗户的我因为动车组飚得太快几乎看不清近处的景色和旁边轨道开来的火车,想睡觉又因为喝了林枫刚才扔给我的那罐该死的咖啡而不能,所以……似乎也就只能胡思乱想了。
要是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一下就好了……
“先生,麻烦出来一下。”有人拍我的肩膀。
我一回头,是刚才那个有天蓝色眼睛的男生。
“有什么事吗?”我起身跟着他走到这节车厢的一端。因为车票被我坐了所以有了什么毛病于是找我协商?估计还是把我当车长了吧。
“是这样的。”他走过来,“车长先生,一直想问一个问题,那就是你的胆子一定很大对吧。”
这个问题弄得我很奇怪。但是还没等我问他什么意思,他的下一句话就让我的感觉从奇怪变成了震惊。
“否则,怎么会这么坦然地和三个不是人的存在一起生活那么久呢?李鸬车长?”翘起嘴角,他给了我一个很灿烂的笑容。
“抱歉,你的话信息量有些大……”冷静,在确定他到底是知道我的底细还是纯粹脑子有病之前。
“啊,没关系,我直说了吧,坐在你身边的那个,他叫千代对吧,就是咱们这列车。对面那个白头发的,叫卡尔,CRH1。旁边那个,戴一个帽子,眼睛是红黑两色的,林枫,神州号,戴帽子是为了把头上俩烟囱藏起来……其实没必要嘛,猫耳朵很可爱呢。喏,尝尝,挺不错的,意大利原装品。”他从包里摸出了一瓶红茶递给我。
看着他举重若轻地把我的底细揭了个干净,我自然不能保持淡定了。
“你是谁。”我把他递来的红茶挡了回去。
这句话虽然恶俗,但是却是最为精简有效——或者说简单粗暴——的身份询问。
“伯特兰·潘德里诺。”他行礼道,“不用这么反应激烈……”
“……我是CRH 5A型动车组。”他再次把红茶递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7 20: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
大家好,这里是某鸟。
有时候去铁博心里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因为不止一个家长指着DJJ2对他们的孩子说,看,和谐号。
虽然不能怨人家,但是感觉还是很奇怪。什么时候家长们能指着DJJ2对他们的孩子说,看,不要记错了,那不是和谐号。
这一次的更新是在27号
总感觉写东西写得很慢,之前好几次都卡住很久……嗯真的很想拥有那种一小时6K的速度啊。
……是字数不是6K型机车!
好吧,无端口胡之后还是要说点别的事的。
……有正事要说吗?
……似乎没有
好吧= =,有人曾经私下里问过我小说中角色的名字的来源。
其实,对于进口车或者合资车,是那个国家的常见且意义符合角色的名字-技术平台/生产厂家
咱们自己的当然就是有一些寓意的了。
好了,差不多就是这么多吧。
===============
 楼主| 发表于 2014-7-30 17:06:21 | 显示全部楼层
==========
对了,稍微说一句,除了正章以外,还会有一些番外穿插着更新,看帖子标题就是了
==========
发表于 2014-8-11 13: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吧,我又要坐等更新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8-11 21: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Lion2013 发表于 2014-8-11 13:13
好吧,我又要坐等更新了

抱歉哈,写得慢一直是某鸟最头疼的问题……
发表于 2014-8-12 08: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落坡岭的鸟 发表于 2014-8-11 21:11
抱歉哈,写得慢一直是某鸟最头疼的问题……

别着急,着急写不出精品
发表于 2014-8-14 08:58:19 | 显示全部楼层
静候你的下文,写的太好了,难得一见的好文章。
 楼主| 发表于 2014-8-14 14:53:16 | 显示全部楼层
wzg0421 发表于 2014-8-14 08:58
静候你的下文,写的太好了,难得一见的好文章。

谢谢支持
发表于 2014-8-24 17: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落坡岭的鸟 发表于 2014-8-14 14:53
谢谢支持

默默地等待你的精彩,你的文章令我深深的融入情节之中,为什么不出一本小说那?
 楼主| 发表于 2014-8-27 19:59:15 | 显示全部楼层
==========
系统提示,您获得了野生的CRH5A
意料之外的东西还敢再多一点吗?
==========

第九章:似乎有一些事情被说出来了
“呼……这样啊。”我接过红茶拧开盖子,“吓我一跳。”
“制造一点小惊喜嘛,看你刚才一脸无聊,让你觉得有意思起来而已。”
只有惊没有喜吧。我腹诽道。
“不过你是怎么认出我们来的?以前就认识?”印象中似乎并没有什么机会可以让他得到这些信息啊。
伯特兰没说话,只是伸出手在面前的空气中轻轻一划——
一个泛着淡蓝色荧光,颇有些科幻大片风范的矩形透明屏幕就这么冒了出来,静静地悬浮在空气里,上面显示了整节车厢的俯视图,一个实心圆在车厢的角落,现实中他站的位置,还有三个微微闪光的正三角形在现实中我坐的那个位置周围。他点了一个三角形,随即屏幕上方弹出了一个小的屏幕,上面列出了个体姓名和本体还有一些基本描述信息。
“你的能力?”我看了看他。
“对。”他点点头,“其实呢,它原本是用来探测轨道的路况的,只不过这么用更好玩一点……喏,看到角落里那个‘1’了吗?那是剩余可用的次数,每天有3次。不过检测轨道和拿来上网玩不限量。其实呢,是因为0号动检车就是一列CRH5,所以它的用途也就成为了我的能力。”
“了解,可是问题现在你只解答了一半啊,我是个人,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的?”
“我在试车基地做环测的时候有知道你,所以这不算什么——话说回来,李车长,现在基本上只要是一旦有我们这样的新个体构成,就会被告知去找你的,所以认识你也就不奇怪了。啊话说回来,其实我应该叫你段长吧李哥?”
“我什么时候成段长了?没听说我手底下管着多少车啊……”
“喂,李哥你管的动车还算少吗?”伯特兰指了指自己,笑道。随后他手指打了个响,屏幕瞬间变成发光的粉末湮灭。
果然是好大一座动车段啊……
“啊,不过真没想到李哥你除了要折腾我们的事也要值车啊……”伯特兰看了看我,“真是辛苦了。”
“你见过哪个车长自己占一个一等车的座啊……我们这是去天津……办点事。”呃,暂时还是不要告诉他这是去玩了吧。
他点点头,眼角隐约挑了一下。
“李鸬!干什么呢你,姐正找你呢,啊有红茶不分给姐你太不够意思了——哎?小哥你是……”似乎离开的时间有些长,林枫找来了。
“啊,伯特兰·潘德里诺,他是CRH5。”我介绍道。
“这样,那么你好,姐是……”
“林枫,神州号。”伯特兰说道。
“嗯?”林枫很意外,“李鸬你是提前跟他说过关于姐的事吗?”
“他的能力。”我指了指伯特兰,他也响应地再一次把屏幕亮出来,然后原封不动地把动作和解说重复了一遍。
“这玩艺有意思嘿……”林枫评价道,“啊啊算了,不管怎么说,先回去吧,要不那个小地铁睡醒了又要溜出去胡闹了。”
天,把这件事给忘了。
回去之后我发现我们刚才的担心有些多余,瑞格纳还在继续睡着,平贺也依旧在死死地盯着屏幕,该无聊的还在继续无聊。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比去收拾烂摊子或者满动车地来回找人——啊不,找个体——要强。
“好了,醒醒。”我拍了拍平贺的肩膀,林枫则是一手刀敲醒了瑞格纳,“他是新加入的个体,CRH5型动车组,名字是伯特兰·潘德里诺。话说刚才他一直就坐在旁边的。”
“没有注意到啦鸬哥,那么,伯特兰哥哥你好哦,我的名字是卡尔·瑞格纳,就是CRH1系动车组啦……嗯,认识你很高兴哦。”
“幸会,在下的名字,平贺千代。初次见面,请多指教。”紧接着他又扭过头对我低声耳语道,“我说,刚才怎么觉得,已经排除那两个个体的干扰,之后。我,车,的数据交流,还是有点不稳。”
“原来你不是一直在玩游戏啊。”难得感动了一把。
“不,的确是,一直在玩。”平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过,再怎么玩,还是会知道,身体的存在的。”
“……”事先就知道个体是一半人形一半车的我为什么要把感情浪费在他身上。
抱着欲把平贺塞进电脑里而后快的冲动,我又和伯特兰聊了几句。其间我也简单地把目前我这里的情况和伯特兰说了说以便让他有个大致的概念。不过很快我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按照他的说法,从长客厂(长春客车厂)出发的他,明明已经在长春坐火车到了北京,又为什么到了北京之后又转道天津呢?
我表达了自己的疑问。
“嘿,这是这么回事,厂里面告诉我的期限是给我四天时间,第四天必须到,火车的话一晚上差不多到了。我寻思着今天去玩一天明天再找李哥你,结果咱们在这碰见了。对了李哥,玩这事你可别说出去啊。”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让厂里知道的话他们又得说我了。”
“没事,到了就行。”说实话我也懒得去打这种报告,“我哥知道信吗?按说他也参与这事的。”
“李川先生的话……”
正说着电话响了,刚拿起来一接还没等我说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了李川的声音:“哎我说老弟,你跟那几个动车跑哪玩去了?赶紧回来,最晚明天长春厂的CRH5就到了,他叫伯特兰,棕头发蓝眼睛一男孩,你回头准备接一下让人家干等着不合适……”
哥,你跟他商量好的吧,绝对是商量好的吧?
我把电话递给了伯特兰:“你跟他说吧。这事得你来。”
伯特兰起身接过电话:“喂?李川先生吗?对没错,我是伯特兰,我遇到他们了,对,啊?哦,去天津玩的路上凑巧碰到了,正好我也要去天津玩一圈嘛……啊?呃,不是,那个……我的意思是……啊……我的确有按照厂里的意思办啦……啊啊啊啊不是不是,我……嗯……才……才没有溜出去玩的……”
接下来,我无语地看着他在那边抓耳挠腮坐立不安喋喋不休然后还越抹越黑。
我猜林枫你肯定快忍不住了吧。帽子都快要藏不住你烟囱喷出的黑烟了哦。
“上苍啊姐受不了了,把电话给姐拿来!——喂李头,对,是姐,伯特兰他这么回事,我们北京站碰见的,这不带鱼请客让我们去天津玩吗?带鱼?CRH2啊,姐说到哪了?哦,把他捎上了。对,哎呀他说不清楚,李头你也不要这么磨叽啦,对,一切都好,成了,挂了啊——李鸬,手机还你。”
四下顿时一片死寂,如果不算瑞格纳发出的“唧唧”的窃笑声的话。是的,连平贺也停下了敲打键盘的动作扭头过来看着,完全无视了他的游戏角色被飞来的弹幕打中挂掉。
“……还活着吗?”瑞格纳伸手在一脸木然的伯特兰面前晃了晃。
“呃,还好吧……”伯特兰坐回椅子上,两只手扶着脸,手指插进了头发里,“这不可能……明明长着一对那么可爱的猫耳朵的……”
伯特兰,其实对于“以貌取人”这个论点你本身就已经是个反例了,看外表的话,又有谁能看出你其实是一列在铁轨上轰鸣的动车组呢?所以,你的能力还是不要过分依赖比较好,虽然它在一些必要的时候很管用。
把这些大道理说给他听,他无奈地笑着点头。
动车组依旧运转在去往天津的路上,旅程已进行到了后半部分。虽然因为线路还没有完全做好的原因现在的时速依旧是160公里,但是可以想见不久之后200公里时速的动车组上会是什么样子,以速度为基础加上舒适的环境(尤其是软硬适中的布面椅子),到目前为止无疑这是一趟有质量的旅行。
我想我的嘴角已经隐隐有了弧度。平贺还真有一手。
仔细想一想,这样的一种高速的运转下在动车组内部却反倒营造了一种闲适的境地,真的很奇怪。不过这无疑是思维活动的绝好时机,我不免开始编织一些零碎的句子——
我曾在柳村站幻想过风的流淌/零公里标就在两条铁轨近旁/绿皮的列车记得与岁月的每一个约定/站台上看不到九十万零六百六十六根枕木之外的远方……
——“看时间应该快到了吧,喂,带鱼,到哪了?带鱼?玩什么呐?姐在和你说话喂……”
……有谁知道时间的方向/仿佛我们从未在这世界徜徉/青藏线的软卧列车停靠在北京西的晚上/多少人提起了自己的行囊……
——“好歹你吱一声啊带鱼!咱们到哪了?”
——“吱。”
——“啊啊啊啊你和电脑结婚去吧!”
……醒来的时候窗边的景色依旧在流淌/上一个夜晚拽远了多少公里/与故乡……
——“伯特兰哥哥,这个瓶子是这么打开的吗?”
——“不不!不要拧那么快!那里面有气!那样的话……呃……果然……会喷一手的……”
——“呜……”
……所见过的所有的人/所经历的所有的事……
——“没事的哦,姐来给你擦干净,喏这样的就好了……不行,看起来好可爱,瑞格乖~到姐姐这来~喂别躲啊,让姐抱一抱……”
——“呜啊啊林枫姐姐……你的胸口……喘不过气了!”
——“枫姐……适,适可而止啊。旁边有人在看了。”
……嗯?刚才想到哪了?
我很快明白这种诗兴大发的不合时宜,当然这与身边那四个对这一切浑然不知的罪魁祸首们也是有一定关系的。算了,还是处理一下他们的事吧,特别是伯特兰这个新加入的。
“喂,林枫。”
“不管怎么看都好可爱……”
“……”好吧,交涉失败,启动B计划。
“……唉?李鸬你要做什么……啊呀呀呀呀呀——不,不要揉姐的烟囱啊啊啊——姐,姐下次不敢了……呜……”
赶在瑞格纳被玩坏之前让林枫冷静一下并不像听起来那么难办到——只要站起身抓住她帽子里的猫耳使劲揉几下就行了,她立刻会一边发出与她的性格非常违和的可爱声音一边抱着头缩到座位上,至于为什么看着这一切的平贺的脸有些发红我就不知道了。
好了,现在一件事解决了。
“话说伯特兰,北京你应该是第二次来吧?”我转过头看着这个棕灰色头发的男生,“如果CRH5测试的时候你跟来过。”
很显然他还没有从刚才的事情里回过神来,听我这么一问,他才把视线从林枫那里转到我这回答道:“啊,没错没错,的确是这样,我在CRH5测试的时候的确有跟来,当时我是让一个机车拖进环铁的,至于知道李哥你那是在做完高速测试听圜眷曦告诉我的,我发现他对你印象不错,而且似乎挺喜欢你的。你和他之前认识?”
“圜眷曦?”印象里我不记得我认识这个人,“他是……哎?你们怎么了?”
听到这个名字的同时,平贺很明显地哆嗦了一下,欲言又止地看了看我;林枫则是猛地抬起头,那个瞬间我清楚地看见她的那只红眼睛里闪过了一道光;甚至连之前一直不谙世事的瑞格纳都有些失神,把头扭向了窗外。
“呃……是这样的,他也是个体,嗯……”伯特兰的语气也有些生硬,“但是和我们还是有些区别的,我们的本体是动车,但是他的本体是……是整座环行铁道试验基地……”
环行铁道试验基地?1952年建造的环行铁道试验基地?!他们试车的那个地方?!我有些吃惊。我实在难以想象圜眷曦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会以一整座基地作为本体。
“……差不多可以这么说吧。”伯特兰有些局促地搓着手,“可以说我们这些个体轻易是不敢招惹他的,或者说稍微有点怕他……虽然他说不上多难相处,但是刚才千代和卡尔的表现你也应该看见了。他这人有时候有些恶趣味……”
“怕他?”
“姐问你,那地方是干什么用的。”林枫接话道。
“测试铁路设备啊……”
“没错,所以他的能力也是这个,或者更直白地讲他可以读我们的心。我们的技术参数,能力,优势,弱点甚至一些别的事他都能知道。”林枫从刚才说话起就一直皱着眉头,脸色也有些阴沉,“虽然他作为个体而言体力耐力什么的根本比不了我们,也没有什么可以用来对战的招数,甚至因为是环铁的个体所以根本不能离开环铁一步,但是被人彻底看光的感觉反正姐是受不了啊……”
林枫又叹了口气道:“不过平心而论,姐也不能说他的不是,那个蓝眼睛也说了,除了喜欢开玩笑,他人真的不错……只能说奉命行事吧……”
她又看了看平贺,后者把头埋得更低了。
“呐……鸬哥你很了不起呢,眷曦哥很厉害的……”瑞格纳用一本杂志挡着脸,只露出眼睛看着我,“能和他交上朋友说明鸬哥你也很强哦……对了伯特兰哥哥,婉诚姐还好吗?我在那里的时候一直是她带着我玩的……”
“婉诚?”我有些奇怪地看着伯特兰。
“她啊……还好吧,和原来一样。哦,李哥,卡尔说的是圜婉诚。”伯特兰解释道,“本体是中国铁道博物馆的个体,她的话……”
另一个本体是建筑的个体吗?
“李,李鸬SAMA……”伯特兰还想继续说下去,刚才一直在边上一言不发的平贺突然插嘴道,“实在,抱歉……都,都是我的错……这趟车……”
我这才发现平贺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拿着电脑的微微发颤的手上也显出了几条青筋,几乎已经黑掉的脸因为感觉很不舒服五官差点绞到一起。
“怎么了平贺?!你振作点!出什么事了?”我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这时候整列动车组也开始了制动,而且这个制动很明显不是因为进站的缘故。
“喂!那边那个蓝眼睛!”林枫立刻指着伯特兰道,“把你那个什么能力给姐开一下!”
“对不起,刚才向你介绍的时候已经把今天的存量用完了……”
“该死——李鸬,带鱼他九成是机破了,哎这次摊上事了——算了,带鱼你还能忍多久?”
“这,这种小,小毛病……不要紧,没,没问题……”
“还跟姐嘴硬。”林枫有些无奈地笑着,“小地铁,这段时间姐跟李鸬都没空照应你,你千万不要乱跑,蓝眼睛你也是,帮姐扶着他,对。还有李鸬,去找车长,问一下到底出的什么事,控制软件程序错误还是机器烧了,拜托了。”
我点点头,立即起身,但是经过她身边还是小小的疑惑了一下。
不先想办法怎么让平贺好受点,让我去问到底是程序出错还是烧机器干什么?怎么样不都是坏掉了吗?
不过,还是去问吧。实在不知道如果去找医生的话该怎么叙述病情。
 楼主| 发表于 2014-8-27 20:03: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落坡岭的鸟 于 2014-8-27 20:06 编辑

===============
大家好,这里是某鸟,这次的更新是在8月27号。
某鸟希望可以多展现一些机车们的故事,并且也为此而努力地虐待键盘着。
最近事情有点多,所以也基本上没怎么出去看车了。
依旧没有什么正经事,在这里和大家闲聊一下吧。
如果把机车比做人的话,那么每个人心里大概都有一套设定。
所以某鸟敢肯定读过的人会想,某鸟的设定和自己心里的有出入。
这是没办法的事了,但是某鸟敢肯定读着的诸君心里的设定也一样很精彩。
咦怎么突然变得文艺起来了。
嗯很多人也许会问某鸟,怎么环铁和铁博是个那么诡异的名字。
稍微解释一下,圜这个字,读音同袁,取环形,环绕的意思。至于名字嘛,二人的名字暗指的其实是某个大人物的说。
===============
发表于 2014-8-28 13:44: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次的断点有点……好吧,再等一个月
发表于 2014-9-9 08:53:26 | 显示全部楼层
默默地等待,就像盼望初恋的情人一样。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17:29:17 | 显示全部楼层
wzg0421 发表于 2014-9-9 08:53
默默地等待,就像盼望初恋的情人一样。

谢谢支持,不过言重了,窃以为自己写的东西还没有到那种程度吧,喜欢就足够了,图个开心。
发表于 2014-9-9 19:43:51 | 显示全部楼层
落坡岭的鸟 发表于 2014-9-9 17:29
谢谢支持,不过言重了,窃以为自己写的东西还没有到那种程度吧,喜欢就足够了,图个开心。

主要是现在,对于我们这种爱好的人群来说网上的所谓小说根本就是时间、精力和感情全方位的浪费,然后出现了你的小说,就感觉非常好看
发表于 2014-9-9 19:49:06 | 显示全部楼层
落坡岭的鸟 发表于 2014-9-9 17:29
谢谢支持,不过言重了,窃以为自己写的东西还没有到那种程度吧,喜欢就足够了,图个开心。

写这类小说的人太少,商品社会也没人这样写,毕竟是小众的精品,我这样说也是真心话。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进站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海子铁路网 ( 京ICP证12003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1036 )

GMT+8, 2017-11-24 11:4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