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铁路网

 找回密码
 注册进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落坡岭的鸟

【铁路主题轻小说】=和谐号的那些年=【更新至二十三章】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8 13: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
某鸟的灌水时间。
没啥可说的,既然是快新年了表示一下,多写点东西吧。
也感谢一直以来追着某鸟这篇龟速更新的文的大家。谢谢你们的支持。
感觉也没什么太多说的了,只是谢意。
喂不要弄得像完结了一样。
正片依旧在继续,这次的更新是在28号。
谢谢大家。
=====================
发表于 2014-12-28 13:44:48 | 显示全部楼层
落坡岭的鸟 发表于 2014-12-28 13:17
特典2:未记录的录音。
==============================================================(嘶——唦——唦 ...

我只看出来伊莎贝尔好像是ND4,其他的……
而且貌似对话的这两个也是某车的个体?

发表于 2014-12-28 13:53:19 | 显示全部楼层
落坡岭的鸟 发表于 2014-12-28 13:16
第十二章:开端与不明结果的进程早晨睁开眼看到的一定是天花板,随即会产生一种安心感,但是此时的我心里却 ...

林枫的语音邮件我看一遍笑一遍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8 14: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Lion2013 发表于 2014-12-28 13:53
林枫的语音邮件我看一遍笑一遍

啊神州就是这么个人呢(笑)
不过这么一看特典和番外是让大家猜机车果然已经成了惯例了吗www
P.S,这次你貌似是第一个
发表于 2014-12-28 18: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落坡岭的鸟 发表于 2014-12-28 14:13
啊神州就是这么个人呢(笑)
不过这么一看特典和番外是让大家猜机车果然已经成了惯例了吗www
P.S,这次 ...

其他的我感觉不对丰台机务段和八达岭铁路有一定的了解很难猜出来
我先瞎猜一会:
费列克斯·冯·亨舍尔”像是德国名字,刚才又百度了一下,HXD1是德国西门子,HXD2是法国阿尔斯通,HXD3是日本东芝,所以对话的兄弟俩应该是HXD1系列。但是有一个问题,焊轨厂的是“弟弟”,“哥哥”貌似是在某客车上,而HXD1系列只有1D是客运机车,所以这两个个体,至少“哥哥”是没在自己的车上(除非那客车是货运机车牵引的),而“弟弟”如果是HXD1D的话那也没在自己车上

但是刚才又发现一个问题,丰台机务段貌似没有HDX1系列,倒是有HXD3B和3C

丰台另一款德国血统的车是DF10F,但是……能是它吗

“艾德里安”像是英语男名,刚才翻图片发现京局丰段有HXN5,所以……艾德里安是HXN5?

其实我很想知道ND5你会怎么写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8 19:5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落坡岭的鸟 于 2014-12-28 19:53 编辑
Lion2013 发表于 2014-12-28 18:17
其他的我感觉不对丰台机务段和八达岭铁路有一定的了解很难猜出来
我先瞎猜一会:
“费列克斯·冯·亨舍 ...

虽然会让你觉得很扫兴,但是我给一个提示。

特典里故事发生的时候,你应该可以从描述看出来,李鸬还在上学,而ND4-05和ND4-46还未拆解,至于那位住在丰台西可以照顾伊莎贝尔的人,他的名字已经出现在前面的番外里了。
发表于 2014-12-28 20:02:59 | 显示全部楼层
落坡岭的鸟 发表于 2014-12-28 19:51
虽然会让你觉得很扫兴,但是我给一个提示。

特典里故事发生的时候,你应该可以从描述看出来,李鸬还在 ...

没啥扫兴的,话说我不乱猜一通你能给我提示吗
我想翻前边番外嫌麻烦没翻,回头复习一下
发表于 2014-12-29 16:2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RS 于 2014-12-29 16:33 编辑
落坡岭的鸟 发表于 2014-12-28 13:17
特典2:未记录的录音。
==============================================================(嘶——唦——唦 ...

你这回写的这玩意信息量微有点大啊……
不过可能是我知道幕后故事的原因
一般读者估计想不到很多东西
大概以后会逐渐明了的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9 22: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CRS 发表于 2014-12-29 16:29
你这回写的这玩意信息量微有点大啊……
不过可能是我知道幕后故事的原因
一般读者估计想不到很 ...

既然是知情人的话,还请嘴下留情的说233
发表于 2014-12-29 22:29:25 | 显示全部楼层
落坡岭的鸟 发表于 2014-12-29 22:08
既然是知情人的话,还请嘴下留情的说233

该保密的我会保密的
要不就没意思了不是
发表于 2015-1-5 21: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电台里面那个叫做啥啥亨舍尔的应该是NY7(亨舍尔,绿披风,德国名字)……另一个约纳斯猜测是NY6(哥哥,京内燃段引申出专运机车……)
 楼主| 发表于 2015-1-6 00:24:12 | 显示全部楼层
ss3-4065 发表于 2015-1-5 21:10
电台里面那个叫做啥啥亨舍尔的应该是NY7(亨舍尔,绿披风,德国名字)……另一个约纳斯猜测是NY6(哥哥,京 ...

看来以后要增加一些难度和槽点了233
发表于 2015-1-19 13:06:22 | 显示全部楼层
落坡岭的鸟 发表于 2015-1-6 00:24
看来以后要增加一些难度和槽点了233

确实应该增加难度了,连我这个非京局车迷都猜出来了23333
 楼主| 发表于 2015-1-27 20:27: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三章:即便结局可以预见
明明知道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十成十是板上钉钉的事,但是说实话我还是有些抗拒,李川走后我们四个在一块合计了半天,最终得到的一致意见是谁也不说,到时候一起去,从四月到七月这段时间里面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这应该是最妥当的办法。
那天整个一个上午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彻底搅掉了,中午饭也是吃得很随便(伯特兰感觉这种心情下没法体会食物的风味于是改掉了原来的做通心粉的计划)。下午瑞格纳毫不意外地要睡午觉,平贺计划去书店白看书(主要是没钱了),正巧伯特兰也没事就一起跟去了。我回到我的房间,在电脑面前坐下——再核实一下这个事情吧。
慢吞吞地开机连网,速度大概比平时放慢了不止三倍。
总抱着这其实是个没准的事的想法,不过事实的确如此。虽然这种事情在各大网站上面都不太可能有所报道,但打开了自己经常登的车迷论坛之后却有不少神州号的去向啊NZJ2要转配走了的计划啊一类的东西。又问了几个熟悉的朋友,得到的回答也大抵如是。而且似乎都已经有了一个送别神州的大体计划。
只不过这些计划都肯定不会包含关于林枫她本人的事情罢了。
果然呐,418号遇到平贺那一天他和林枫的对话是那个意思。
整个一个下午泡在网上却并没有什么除此之外目的,了解了一些情况之后我只是很随意地打开一个网页,然后再点击它上面的链接跳到下一个网页,以此类推持续不断,就好像跟着水随意地漂的叶子一样。我的脑子依旧很乱,没有一个清晰的头绪。
其实说到神州号,我还是对它有一定的感觉的。毕竟它对于北京来讲是个很亲切的存在。
在那个时代,除了她,还有谁会以那样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色飞驰于京津两地上呢?
我记得自己还不知道个体的存在之前,对神州号产生的兴趣的原因是它两端机车的转向架上面的三根轴都有电机而不是像别的电传动柴油动车一样中间的轴是空的,随后开始了解了这款车,在CRH之前,神州于北京可以说是一个城际列车的象征,有着很高的人气。
那时还是2000年左右,而现在这个象征即将离开北京。
晚上继续用简单的食物凑合晚饭,气氛也显得有些沉闷,不知是因为想表达自己的看法还是只是单纯受不了这种气氛,伯特兰起身道:
“哎,李哥,千代,也许这事咱们看得有些重了,枫姐要走这肯定不是个让人高兴的消息,不过又不是报废拆掉,以后有空也许咱们可以去找她的嘛,反正在座的除了李哥都是电车吧,随便跑无所谓的。这段时间就继续该做什么做什么吧,别弄得一个个都这样,这肯定不是她愿意看见的。”
我们几个互相看了看,没有什么言语上的交流,但都点了点头。
也是啊。不舍归不舍,但是人总不能一直生活在过去,知道我们有一天终将离别的目的不是为了从此伤春悲秋,而是为了更加珍惜现在。更何况这种分别又不是从此不能再见。
有时候一句话不在长短,只要是说对地方起的作用往往就很大。我算是体会到了。
即便的确放不下,至少在这段时间里面,也要让她留下一段充盈着幸福的回忆吧。
不过……总共5列神州号要怎么分给柳局和武局两个铁路局呢?我有些搞不懂。不过既然这么说了……那肯定是有分的办法吧。
“话说伯特兰,你的通心粉什么时候拿给大家尝尝啊,早晨刚买的?”吃完晚饭,我坐在沙发里一边翻下午平贺买回的报纸一边问他。
“伯特兰SAN,早晨买的吗?”平贺把视线从电视上移过来。
“是。”我点头。
“明天吧,或者后天。等我去看看还差什么东西没弄全……或者等枫姐回来吧。”伯特兰说话间起身打开冰箱门在里面翻来翻去,“我记得早晨似乎有一个什么忘记买了,然后李川先生一来一说枫姐要走的事情就没再……”
“没再什么?”
“……”
“后半截话是什么啊?”
“……”
“伯特兰?”
“……唉?怎么早晨买的一大包少了点?唉?谁撕开的?”他从冰箱里拿出那个袋子,果然,一袋子通心粉已经少了一部分而且包装撕开了一个缝。
“伯,伯特兰哥哥……那个不是饼干啊?”正在我也陷入疑惑并打算问问平贺他是不是因为吃泡面吃得要发疯于是决定偷吃的时候,瑞格纳蚊子一样的声音从我身边传来。
听到这句话之后我很惊奇地看着瑞格纳。
“咦?啊!鸬,鸬哥我错了……我说怎么没有味道——啊不是不是,对不起对不起……”看到我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瑞格纳吓得有些慌张。
“……少女,好牙口。”在沙发上转换为躺姿看电视的平贺一边闷声道出我的心声,一边举胳膊伸了大拇指出来。
“你……算了,伯特兰你要不要统计一下损耗量?”我也意识到我的表情有些不对头。
“剩余百分之九十五点七九二六,根本没少多少,这么硬的状态吃几个估计就食欲全无了吧,不过我很惊讶卡尔居然还是吃了这么多。”伯特兰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只是不知道而已啦……虽然脑子里有这个概念,但是没有见过实物呢。伯特兰哥哥对不起哦。”瑞格纳低头对着手指道。
“嘛,没事没事。”伯特兰见状笑了。
正说着话,瑞格纳却从衣袋里摸出了一只手机:“啊,稍微等一下,有一个电话哦。”
这么长时间头一次看到她拿出这个,我有些意外。不过仔细一想也是,平贺有能联网的电脑,伯特兰自己就能当电脑用,那么她有一个通讯工具理所当然。
“喂,这里是瑞格纳的说……北京车辆段吗?……嗯,没问题哦。明天上午十点?啊喏……车辆调试的说……好的,会告诉鸬哥的,嗯,再见。”放下电话,她一副飘飘然的样子,“鸬哥鸬哥,段里的电话哦,明天我要去北京车辆段一趟,有一些车的事要我帮忙哦,鸬哥也要一起去的说。啊啦~第一次工作唷~
“北京车辆段?就是那个……”
“动车整备所,是吗?”没等我说完,平贺扶了一下眼镜,从沙发上爬起来,“是这样的,李鸬SAMA,给我们的,动车段,似乎是还在修造的样子。”
“我知道。”我想我还是有好好看报纸的,“喂,不过瑞格你先别急着高兴,我去了以后有什么事情要交给我吗?还是说只用把你带去然后再带回就行了?”
“嗯……”她歪着头想了想,“只是让鸬哥去熟悉一下环境啦,在段里转转什么的。不过下午三点也的确要来接瑞格哦……对了,电话里还说如果平贺哥哥和伯特兰哥哥一起去的话就更好了呢。”
“我,和伯特兰SAN?”平贺皱着眉头,“要是我们的事,应该是,直接告诉我们啊。”
“千代,不是那个意思。”伯特兰打开冰箱拿出一瓶橙汁,“估计这次是让李哥去熟悉路,然后以后要是有牵涉咱们的工作让他直接带路过去就行了,千代你和卡尔在这有一段时间了,不过我是新来的,对北京这块不太了解。”
“这么一说,我也不太熟悉,我是,418号,来的——对了伯特兰SAN,橙汁,还有吗?”
“接着。最后一瓶了。”伯特兰打开冰箱又取了一瓶,然后抛给他,“那看来现在只有卡尔认路了,估计是之前和枫姐或者李川先生在一块的时候去过。”
瑞格纳在一边点头算是回答。
“所以,你们跟着去吗?去里面转转熟悉一下路?”我问道,“其实你们不去也行。”
“去吧,我反正去。”伯特兰拧开盖子喝了一口,望天道,“在屋子里呆着看电视打发掉一天时间未免太无聊了。不过千代你应该无所谓吧。”
说话间他意味深长地指了指正摆在旁边架子上充电的一台笔记本电脑。
“唉……”平贺见状泄气地趴回沙发上,“既然李鸬SAMA,和伯特兰SAN,这么说,那,我也跟着去吧。”
也许以后有必要考虑一下平贺对于ACGN的热衷是不是个问题了。
“既然这样,大家都早点睡吧,尤其是瑞格纳,明天估计会很累的吧。”我看了看她。
“行啊李哥,那我先回去了,诸位晚安。”伯特兰说话间就要走的样子,但是瑞格纳却跑过去拽了拽他的衣服。
“呐……伯特兰哥哥……”瑞格纳用一种恳求但是稍微有些胆怯的眼神看着他。
“哎?呃……咦?”伯特兰有些摸不到头脑——其实不光是他,我也平贺也如是。
“呐……那袋空心粉……可以再给瑞格一点吗?……其实很好吃的哦……伯特兰哥哥,可不可以呢?”似乎担心之前的铺垫效果依旧不太好,她还摆出了一副可爱到爆的微笑。
但是空气已经凝固了。
一滴冷汗顺着伯特兰的脸颊滑落到地上。
“……少女,好牙口。”因为很重要而且很能表达此时的心情所以平贺重复了第二遍。
“算了,洗洗睡吧……天不早了。”我痛苦地捂着脸道。
躺在床上,关掉灯盯着天花板,我开始思索瑞格纳接到的那个电话以及它带来的一些信息。现在看来,动车组们的事务在属于他们自己的动车段还没有建筑完成之前,是归车辆段的动车整备所管理的,而那里也就是我明天一行的目的地。北京车辆段——对了,林枫之前也说过她要回段一趟,所以大概我也能有机会遇到她吧。如果在不让她明白我们已经了解了她要转配的这个事实的情况下多了解一些事情想来也是很好的。还有就是关于电话里面所说的,让我了解一下情况的含义。固然我作为一个新人是需要做一些这方面的准备和觉悟的,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让我自己一个人在段里面转悠显然不是一个明智之举。既然如此的话……明天去了之后,应该是会有一个向导般一般的存在吧。也许是李川也说不定。
晚上躺着思考一些东西果然不是一件有效率的事情啊。我打了个哈欠,决定还是选择去睡觉吧,倦意已经吞噬了我绝大部分的思维。
一夜无梦。
早晨醒来的原因是我的腹部受到了猛烈的撞击。时间是早上六点半。从疼痛中清醒过来之后发现瑞格纳趴在我的肚子上,她对此的解释是想把我叫醒但是发现似乎用语言不太管用于是就直接扑上来了——其实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昨天的那个电话弄得很兴奋吧,否则大概也不会这么早就把我用这种轻则窝火重则住院的方式叫起来。
当然看到我起来了之后她紧接着就表示她现在很饿。
“……瑞格纳至于那么高兴吗?”我走进平贺的屋子,一边往身上披外套一边问再一次被用掀被子的方式叫起来的平贺——此时他正抱着电脑晕晕乎乎地摸他的眼镜在什么地方。
“存在的意义。”他睡眼惺忪地戴上眼镜,“这是,我们存在的意义,工作,配合运转,被肯定了这样的意义,当然高兴。换成我,或者伯特兰SAN,也会觉得,心情不错。”
他揉了揉鼻子站起身来:“我们的生命,就是运转,就这么简单。其他的,就无所谓了。李鸬SAMA如果问我理由,我们,是动车。只为了运转,存在的。”
还真是单纯的理由啊。嘱咐平贺把房子收拾一下,我伸了个懒腰走出门。早晨六点多的北京城,马路上几乎只能看到公交车。
买早饭去吧,顺便买点菜什么的。说到买菜,我不由得回想起了在大学时宿舍里的日子,一屋子五个人商量之后在夏天通过打工弄来钱买来大把的黄瓜和调料在宿舍里做凉菜,然后去食堂只打馒头,回宿舍就自制的凉菜吃,又凉快还省钱,比吃食堂省了一倍。只不过每次去食堂都要无视别人那“只吃白馒头都不腻啊”的好奇的注视罢了。
当然因此全宿舍的人也都猛烈地拉过肚子睡我上铺那个倡导此事并自称自学过发酵工业的宿舍老四也因此被全宿舍人殴打这种细节就不要在意了。
话说回来,毕业都一年了,同宿舍那四个哥们都去哪了呢?当时整个我那一级的兄弟都决定日后要再聚聚。在吃散伙饭那天晚上也大家都醉了,都谈起了自己未来的打算,可是那时的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如今和我一起生活的是三个机械生命,而我的工作就是照料他们呢?
从去十渡玩后回北京的那列火车上接到李川的电话起,我的生活就被改变了。
想到这里,我用只有我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苦笑了几声。
路过一家便利店发现店里正在打折,于是走进店里买了一大堆面包片,记得之前伯特兰买回来过几个午餐肉罐头,正好顺道就当早饭了。
回去之后看到伯特兰也醒了,不过顶着烂鸡窝似的头发一副晕晕乎乎的样子趴在桌子上似乎随时都可能会再一次睡回去。
“还没睡醒?”
“别提了李哥,觉得别老用0号动检车当我另外半个身体了所以换了另外一列CRH5,结果没成想用着没多一会那车机破趴下了,刚才折腾了半天把能干的活都干了,然后现在又换回来了……呵啊……难道只有这列0号动检车才是我一生的真爱吗……”他支楞起一只手指了指一个一直跟在他身边上面显示着“当前动车组:CIT001”字样的小屏幕,“怎么?早饭菜谱只有面包片?要不我拿几片用油炸一下吧,那样即便只吃这个也不会觉得单调。”
“你上次不是还买了几个肉罐头吗?”
“哦对,忘了。”伯特兰晃晃悠悠走到冰箱跟前拉开门,“还有点牛奶,干脆也喝了吧。”
平贺坐在一边抱着电脑,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楼主| 发表于 2015-1-27 20:31:23 | 显示全部楼层
=================
某鸟的灌水时间。大家好。
因为这边有一些麻烦事要处理,这次的更新是在27号。
同样也因为一些麻烦事的原因,下个月更新的会是一个番外。
也就是不得不跳票一次,希望大家原谅。
不要尝试这次更新里CRH1干的事,千万不要。
接下来可能要稍微严肃一些了呢。
随着正章推进,有时候也会有一些零碎一并随着发出。
总之,谢谢大家。
================
发表于 2015-1-28 09:37:13 | 显示全部楼层
落坡岭的鸟 发表于 2015-1-27 20:31
=================
某鸟的灌水时间。大家好。
因为这边有一些麻烦事要处理,这次的更新是在27号。

crh1生吃通心粉?
发表于 2015-1-28 21: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Lion2013 发表于 2015-1-28 09:37
crh1生吃通心粉?

虽然说这家伙的出生地不缺通心粉
但是CRH1造出这个个体时候
没准就把“什么是通心粉”和“通心粉不能生吃”这两件事忘了录到程序里去了
然后赶巧来到一个也不怎么吃通心粉的地方
估计林枫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看样子是没告诉她
发表于 2015-1-29 20:52:23 | 显示全部楼层
CRS 发表于 2015-1-28 21:22
虽然说这家伙的出生地不缺通心粉
但是CRH1造出这个个体时候
没准就把“什么是通心粉”和“通心粉不能生 ...

嘿嘿,看来创造一个个体还是要费很大脑筋的



发表于 2015-2-23 13:45: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楼主继续更新这个月的新番来自: Android客户端
 楼主| 发表于 2015-2-23 14: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番外篇2:雪依然在下
To 圜眷曦。总之现在一切顺利,我在K19上面,大概明天快九点的时候就可以到,早点睡吧。不许半夜不睡觉去拿架子上的杯面,骨汤味的已经被你吃得只剩一个了,那个味的杯面很难买到,而且我还要吃。”
圜婉诚在一台笔记本电脑上写下这封电邮然后发送出去,车窗外早已经是深夜,她乘坐的这列18型客车正呼啸在去往沈阳方向的铁路上。
不论如何,至少给那个根本不能离开环铁的圜眷曦去个信吧。
中国铁道博物馆和环行铁道试验基地,虽然都是建筑,但这个区别还真是有点残酷。
这次去东北的目的,是为了一批次的档案和史料的查证和登记工作,还有就是准备入手两台ND5当作博物馆的收藏,虽然还要等很久以后才能真正入馆,但是这次权当是先摸清情况了。等车到站以后,沈阳这边会有人来接车并负责接下来的招待工作。
只是这个负责人,每当想起他,圜婉诚的心情就会变得很复杂。
沈阳铁路蒸汽机车陈列馆,坊间俗称沈阳铁博。
不过,现在似乎也该睡觉了吧。圜婉诚看了一眼表,凌晨一点,明天到了之后再做接下来的打算也并不算晚。她合上电脑躺在卧铺上,虽然很困,但是还是可以感觉到从转向架传来的震动。
“……好困。”
先睡吧,明天再说。只不过希望醒的时候不要发现这列车已经开出满洲里了吧。
当然,这种事情并没有发生。K19没有晚点,正点停进了沈阳站。圜婉诚走出车门以后,看到他已经在等了。
沈瀚青,沈阳铁博。
二十出头的脸孔,灰色外套深灰色运动裤,头上一顶翻毛皮帽脚上一双深灰色运动鞋,除了一点之外怎么看也只是一个平平常常的年轻男孩——那一点就是胸前别着的那个蒸汽机车动轮样子的徽章。老实说,圜婉诚甚至曾经一度怀疑这一点红色才是他的本体。
“哟,又见面了,大小姐别来无恙啊?”他大笑着伸出手,“欢迎欢迎。”
“……还好。”圜婉诚稍微碰了碰他的手指。
“好说,先吃个饭去吧。有啥事过会再说。”沈瀚青扬扬手,走在前面带路。
圜婉诚没说什么,只是跟上去。
老实说,沈瀚青的这种外向的性格还是让圜婉诚稍微有点不习惯,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沈阳铁博还没有对外开放,他平时相比于圜婉诚而言无疑清闲很多,也有更多的时间四处游历认识各种各样的个体,所以平心而言,虽然圜婉诚掌握着浩如烟海的资料,数量质量都可以达成碾压,但是涉及与人交往,她并没有办法可以使自己像沈瀚青一样耍的开。
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独特的铁路故事,这些故事虽然都可以用铁轨连成一片,但是就像北同蒲的8G不可能晃荡到观音山展线上一样,每一个故事都有每一个故事各自的独立性。所以听这些故事,就像到那个地方旅行一样。
也试图想像他一样去拜访各种各样的人和各种各样的个体,尤其是,想听一听老大车们和经岁的个体亲口对自己说的他们当年的经历,但终于还是不行,没机会。
圜婉诚悄悄叹了口气。
“哎我说,咋了?一下车就唉声叹气的?”沈瀚青回头笑道,“走,带咱们这位大小姐尝尝正经沈阳局的菜。”
二人登上了开往苏家屯机务段的一台东风4B
说实话,这顿饭和接下来几天的伙食让圜婉诚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吃得太多也是一种痛苦,她还是头一次对大碗的没有掺杂任何胡萝卜或者土豆充数的炖肉产生恐惧感。
公事比圜婉诚想象的要短,结束之后还有不少的时间。她原本想办完事就直接坐车回去,但是沈瀚青说过几天大概会有一件有趣的事情建议她留下,于是她也就留下了,反正回去也只是每天夜以继日地看书,在环铁里闲逛或者是看圜眷曦如何一边开着恶意满满的玩笑一边虐待新人——更正一下,试验新车。只是冬天的东北地区太阳下山很早,冷得也可以,暂且不说那些挂着大冰溜子的转向架,天黑下来一个大车不小心把他的一瓶热茶水撒到地上,五分钟以后沈瀚青踩上去滑倒了。
“也算这纬度相对低,要是在漠河基本就不用指望这种季节睡完午觉还能看见太阳了。”沈瀚青一边揉着腰一边说道。
纬度低?你让滇越线上那群东方红21怎么想?
“……对了,你说的事情是什么?”圜婉诚拽了拽围巾。
“这么档子事。”沈瀚青把帽子戴好,然后立起衣领不让冷风进去,“一会跟我去个地方,咱们能遇到一个很有意思的人——啊只不过能不能认出她来,还得看大小姐你的能耐。”
“……可以理解为试试我的身手吗?”
“随便啦,反正你肯定能认出来就是了。不过先说一句。认出来了,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环铁,就当是今天晚上全是大小姐你在做梦吧。”
“……别管我叫大小姐。”
“好,怎么都好。”
……
预报说晚上有场大雪,现在看来的确如此。所谓燕山雪花大如席说的大概就是这种只有北方才能见到的景象,只是因为这里气温实在太低,雪都是粉状的,像细沙一样一抖就掉。圜婉诚并不太熟悉这座城市,所以也就不太清楚这里是哪,但是她可以肯定的是,这里应当是距离苏家屯机务段并不太远的一条铁路边,而且圜婉诚摸了一下轨道,不怎么经常走车的样子。八成是一条曾经的调车线或者什么别的——再或者说得更绝对一点,是条废线。
“……哎,沈瀚青,那是种蒸汽机车吧?”看着呼出的白气,圜婉诚突然道。
“哦?为啥这么说?”
“……嗯……猜的,感觉除了蒸汽,没什喵(么)别的车能浪(让)你产生兴趣了。”
挺冷的,而且说了这么长的话,圜婉诚舌头有些不利索了,制造了一个很奇怪的口误。
“喔这个第六感正确得可怕啊。”沈瀚青夸张地挥舞着胳膊,“的确,是蒸汽机,而且也一直似乎不想见人,老早以前就离开机务段自己住了。不是我吓唬你,为了找她我费老鼻子劲了。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我可不只琢磨蒸汽机车。柴油车也不少——哎,话说你真的不想要东风6吗?”
圜婉诚耸耸肩,后一个问题她没有回答。
“算了——差不多应该到了……哦,来了。”沈瀚青看了一眼表,“那么大小姐,从现在起,梦境开始了。”
“……我都说了……”怕舌头再制造些什么尴尬的口误圜婉诚最终还是闭上嘴。
“是谁……谁在那里……”一个有些飘渺的女性的声音。远处的铁轨上走来了一个人影。
等到她走近的时候,圜婉诚在心里暗暗吃了一惊。
来人裹着一身有些陈旧的天蓝色的兜头披风,披风上有很多同色的补丁,至于披风下面那身同样也是天蓝色同样也是有些陈旧带有些许补丁的衣服,圜婉诚还一时真不知该怎么去形容,只能说它曾经应该是一件款式还算比较漂亮的和服吧,因为它早已经被改动了很多,袖子收窄,下摆也同样为了行动方便截掉了一半,出现的空当由一条天蓝色的长裤填补,原本那种宽腰带变成了一条宽度稍窄的红色皮带,再加上脚上的一双黑色皮鞋,虽然这样不仅依旧不难看甚至相比和服的温婉多了一点干练,但是仍然不能掩饰那宛如和服和苏式大衣混合体一样的怪异外形。
在这些衣服上面,是一双被披风下黑色长发些许遮住的,带着一丝迟疑的金黄色眼睛。
居然是她。沈瀚青,真有你的。但是圜婉诚表面上依旧不动声色。
“请问两位……”
“不枉我一番找啊,果然在这里遇到你了。我是沈阳铁路蒸汽机车陈列馆,这位是中国铁道博物馆。在下沈瀚青,她的名字是圜婉诚。幸会。”
沈瀚青说完,略施一礼。圜婉诚也同样行礼。
女子的瞳孔在一瞬间的收紧之后又慢慢放松下来。
“川崎羽梓。”她鞠躬还礼,“直接叫我羽梓就可以了。沈大人最后还是看穿了啊……”
“不,没有。”沈瀚青微微一笑,“我们除了知道你是一型机车之外,不知道你是谁。”
“那么,就当是这样吧。”羽梓移开视线,“有何贵干呢?”
纷飞的雪花几乎把她沙哑的声音吞没殆尽。
“沈大人如果是想劝我回去的话,好意我心领了,但恕难从命。”
“我倒想让你回去呢,可是你也得愿意啊。”沈瀚青挠头道,“你不愿意我有什么办法。嗯,不过也没什么要紧事,凑巧路过就来看看。”
“凑巧路过……吗?”
“我算是吧,不过似乎圜婉诚倒是挺想和你聊一聊的,呃……喂,给个话啊。”
“……咦?”被突然叫到的圜婉诚有些茫然,不过顿了顿之后,轻轻点了一下头,“……如果有闲暇的话,有劳了。”
“不胜荣幸。那么,婉诚大人想听些什么呢?”羽梓再次鞠躬行礼道。
听些什么?圜婉诚还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本来,她也根本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这样一个存在,一系列超出预期的事态发展造成的就是这样一个不知该说些什么的结果。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出现的那一天似乎也是这样一个雪天吗?”无疑这是一个很拙劣的话头。沈瀚青都不由得暗暗叹了口气。
“差得不太多,这个地方的雪如果真的下起来,每一场和每一场之间几乎是没有什么区别的。”羽梓倒是并没有在意什么,径自说道,“不过,我并没有见到过别的地方的雪,只有这里,从我出生一直到现在……不管以一个什么样的身份,都在这里。”
四下非常安静,这样一个大雪的夜晚,什么声音也没有。羽梓并没有看着他们,她的眼睛向着别处,她低头继续说着。
“很多知道我的人都很喜欢去听我的身世,看或者听,总之是想知道,因为的确那是一段起转承合比小说还要富有戏剧性的东西,也混杂有历史所独有的那一种暧昧不清。这些都是茶余饭后绝佳的谈资——这样说来,婉诚大人也应当是有所感觉的吧。”
“……嗯。”
“所以,婉诚大人是想听一个开心呢?还是想听一些东西呢?”
圜婉诚没说话,只是看了一眼她那好看但是却带着洗不掉的直入骨髓的倦意的脸,轻轻挥了挥手。身边空气里多了一团闪光的粒子,粒子们最终汇集成了一本又大又厚的书,煤黑色的书页暗褐色皮革的封面,虽然封面上除了一个烫金的中国铁路的徽记之外没有一个字,但是这本书的沧桑感还是能让人隐约猜到它里面写着些什么。
圜婉诚把书抱在胸前:“……请说下去。”
“喔,老天,这可是好东西!随便提个条件吧大小姐你要什么车我给你什么车只要你能借我看三天……”沈瀚青的这些话自然而然地被圜婉诚无视了。
那本“书”是圜婉诚以她自己的馆藏和多方的档案资料汇集并以和构成她自身一样的物质为载体写下的一部中国的铁路史,甚至可以说这是组成她身体存在的一部分。
在字里行间,从吴淞铁路一直到今天的这个国家所有铁路上的事情事无巨细统统在案,沈瀚青确信,即便是那台失踪的龙号机车,在这里也留下了多到足够推测出下落的信息。
“婉诚大人的诚意我已经明白了,只可惜也许会让大人您失望了,我要说的东西,并不是什么孤品史料。”
“……没关系。”
“那么就要稍稍给大人您添麻烦了。我记得……那个时候应该是1933年的冬天吧,也是这样一个雪天……您知道吗,雪是一种很有趣的东西,它出现的时候,世界就会沉寂下来。那个片刻的沉寂听起来会有一种永远的感觉,可以暂时忘掉几乎所有的东西。只有单纯的你,但是只要是雪,总是会融化的。这是一个残酷但是无比完美的法则……是的,您应该知道,永远只是一种错觉……”
这的确是一段圜婉诚明了的历史,也是不仅沉重,而且还附带着又赋予了太多东西的一段历史,如果它真的有质量,可以装上火车,一台D38型钳夹车的载荷在它面前将会是一个小到让人感到绝望的数字。川崎羽梓在那座大连厂里的日子,是一段无忧无虑的公主一般的生活,只有高墙上的四角天空,只有厂子里平静安逸的铁轨。她可以天真地憧憬厂区之外铁路上呼啸而过的煤炭列车;她可以听到除夕夜远方飘渺的爆竹。
她可以听到除夕夜远方飘渺的爆竹。
那是多少毫米口径的,那时的她并不知道。
她看到了奢华的首发仪式,她的12台机车沿着1435毫米轨距的铁轨运转在这片名叫东北的土地上。
那些年日复一日地奔跑在长春和大连之间的铁路上,煤水车里装载的水变成了飘散在夜空里无法再次聚拢的蒸汽,煤变成了不再可能燃烧的炉渣。换来的是什么,谁知道呢。
“我那时的任务是世界上可以算是顶尖级的列车。我想着,那不是很好吗,那不是……很好……吗……”羽梓的头发挡着眼睛。
“……哭起来了啊。”沈瀚青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自语着。
考虑到东北的气候环境,列车选择的是封闭式车体。车外再冷,也没有关系。只是,她既不是车里的人,也不是车外的人,她,是那层车壳。
往后,就是大家都明白的故事了。那时的羽梓仅仅只是知道,自从离开厂区之后,生活就变成了简单的两点一线,偶尔闲下来的时候,她便会呆坐在机务段的角落里,也没有在想什么,只是那么坐着,夏天时看着飞过天空的麻雀,冬天就去数静静地飘落的雪花。如果不是有人找,那么她就不会去搭话;如果不是有什么非去不可的邀请,她也绝不会去祭典或者酒会什么的地方。一来二去,身边的人便也应时应景地称道起她的矜持与贵族般的气质。
只不过那真的是矜持吗?羽梓虽然说不好,但是她知道那绝对不是。没有哪种矜持会在背对着酒会大门望着面前一片雪花纷飞的寂静深夜时有一种仿佛一切都无所谓了的感觉。
看着面前那一张张脸孔,她在心里愈发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是她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不对。灯红酒绿的,看起来一切都很好。
看起来是。于是周围的很多人便告诉她,那就肯定是了。
只是当一些没有月亮的夜晚,她随大车们站在驾驶室里的时候,流线型的天蓝色机车向铅黑色的天盖里喷射高压蒸汽,在呼啸着的风里,总是夹杂着一些微弱但是强烈的气息,压抑着,但是却在涌动,像是有谁在那夜里低低地絮语——也似乎在夜的最深处一直有一个低沉而模糊的声音在呼唤着她的名字,从没有停下。
“那是什么?”
“没什么。……大概吧。”
挂上车底,开走,摘下车底,再开走,日复一日。
再后来,她被告知,她所有的车次统统停运了。
“婉诚大人,个中缘由您应该是知道的——因为虚伪的东西终究只能用虚伪来形容。”
又是许多的日子,但是不变的是她和这片土地,车底从一列挂着观景车装备着空调的特急变成了绿色带着加强筋的硬座车,同行的机车们有一些面孔她再也没有见过,有一些面孔她还是第一次见,但是她依旧沉默寡言地牵引着她的车,虽然相比当初她的心情平静了很多,她也终于有了一种一切终于是它应该是的样子了的感觉。但是她还是觉得已经有些累了,她看到了也记住了太多根本不应该由她来记住的东西。
1984年原本是她可以第一次遇到沈瀚青的年份,但是她并没有遇到,她在她最后一台车停用之后的一个夜晚就悄悄离开了机务段来到这个偏僻的角落住下。她知道沈瀚青一直在找她,很多她熟识的老工人和个体也在找她,她知道他们的好意,但是她并不愿意回去。
“车已经在沈大人那里,今天见面的话,还是要先谢谢为我做的那次架修了。但是,我不会回去的,看到车在那里,就足够了,至于我,请忘掉吧。”
“无所谓,见到你还在就足够了,回去的事,我可以等。之前有一个老大车问过我,说那孩子去哪了,这么多年也没个信。现在看来也算是有个答复了吧。”
“我……”
“……谢谢你。”之前一直一语不发的圜婉诚这时突然冒出了这句话。
“谢谢……我?”
“……嗯,那是人的事,不是咱们的事,但是……谢谢你。独自扛了这么久,你肯定也累了吧。”圜婉诚露出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
“那么,就当是这样吧。”羽梓稍微裹紧了披风,雪又大了一些,又有些冷了。
“算了,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回去了,有空去看看,我也许还会再来的。”
“我会的。”
转身离开。
也是在这个时候,圜婉诚抱着那本大书,用一种很轻柔的语调,却是一字一句地说道:
“……那么,祝好梦。KawasakiPashina。”
回答圜婉诚的,是漫天飘落的雪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进站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海子铁路网 ( 京ICP证12003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1036 )

GMT+8, 2017-11-24 11:4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