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铁路网

 找回密码
 注册进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51|回复: 1

三代养桥人六十年的坚守

[复制链接]

1696

主题

0

好友

9500

积分

直特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4-18 18:05:51 |显示全部楼层
60年岁月磨砺,成就了中国桥梁界一棵“不老松”,见证中国桥梁史上最执着的坚守。

    60载春秋风雨,三代养桥人的虔心呵护和默默奉献,铸就了一座历史丰碑。

    武汉长江大桥,1957年10月建成通车,是我国建造的首座公铁两用横跨长江的钢梁桥,也是京广铁路横跨长江的“咽喉”。今年10月,武汉长江大桥将迎来60周岁华诞。这是安全畅通的60年,这是见证奇迹的60年,也是大桥历经7次较大洪水、77次轮船撞击考验的60年。从最近的一次“体检报告”总体评价来看,全桥无变位下沉,桥墩可承受6万吨压力,可抵御10万立方米流量、5米流速的洪水,可抗8级以下地震和强力冲撞,24805吨钢梁、8个桥墩无一裂纹,无弯曲变形,百万颗铆钉没发现松动,全桥无重大病害……

    假如,把60年前的大桥比喻为呱呱落地的婴儿,把60年后的大桥比喻为历经风霜的“天命”壮汉,那么,悉心呵护大桥健康成长的“保姆”,则是一群少为人知的养桥工人,他们隶属于武汉铁路局武汉桥工段。

    从纯手工作业到大数据运用的“大穿越”

    4月11日下午,刚刚结束作业从桥上下来的聂亚林,来到车间安全生产指挥中心开会。这是一座建成不久,刚投入使用的现代化“作战指挥部”。整个大厅窗明几净,一张巨幅电子屏幕悬挂在大厅正前方,屏幕内显示着大桥数十处关键处所摄像头所摄录到的画面。大厅中央分2排摆放着10台电脑,从电脑上可以直接看到大桥的各项日常检测数据。在大厅后方,一张圆形会议桌前,围坐着养护大桥的骨干人员,他们正在总结当天施工作业情况,制定次日作业计划。
聂亚林是武汉桥工段长江大桥车间保养一工区的工长,手下管着20多名养桥工人。52岁的聂亚林,是第二代养桥人。在安全生产指挥中心会议桌前落座后,他陷入了久久地沉思;当他第一次看到眼前这一幕时,仿佛经历了一场历史“大穿越”。

    1987年,聂亚林从父亲手中接过工具,成为养护武汉长江大桥的一名工人。“刚上班那会,桥工处门口的洗马长街非常热闹,附近有很多大型国有企业,但我们养桥工人是当地的‘香饽饽’。”谈起年轻时的经历,聂亚林言语充满自豪。

    那时候,能够在武汉长江大桥上工作,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尤其是年轻人很受当地女孩子的青睐。但同时,由于养护维修桥梁主要依靠“肩扛手抬”的传统简单作业方式和手段。大桥是钢梁结构,桥上轨枕均是木质,加上桥上场地窄、行车密度大,重体力、高强度的作业多,养桥工作相当辛苦!

    “当时,考察一名工人是否合格,不光看业务技术,更要看体质体能是否过硬。”聂亚林是承前启后的一代,他既见证了第一代的艰辛,也了解第三代养桥人的智慧。聂亚林的父亲是第一代养桥人,当时父辈们生活条件十分艰苦,住在晴川阁下建桥工人遗留下来的工棚里。为了改善职工住宿条件,单位从外地运了一些红砖堆码在江滩上。每天下班后,聂亚林的父亲与工友们步行到江边,蚂蚁搬家一样,将一块一块红砖搬到大桥下,终于建成了一座二楼红砖瓦房。居住过红房子的第一代桥梁工,如今大多已不在人世。而这座红房子依旧掩隐于龟山脚下,就像一个不甘寂寞的老者。

    “看到那座2层楼的红房子了吗?那就是我父亲他们当年背出来的楼房,也是我们桥工处最早的生产用房。”聂亚林指着车间斜对面的一座红色2层楼说道。

    “现在,我们工区有好几个第三代养桥人,小伙子们大多肯钻研、爱动脑,懂计算机应用,会分析病害数据,还创新了许多养桥工艺……再过三年我也要退休了,但我不担心,因为后继有人!”聂亚林欣慰地说。

    “以前,养护武汉长江大桥靠手工作业;2000年后开始广泛使用电动扳手、电镐、电动打磨机、高压喷漆机等先进工具。如今,我们秉承‘科学养桥’理念和‘工匠精神’,着力在提高养桥水平和工效上下功夫。车间成立了QC攻关小组,我是小组骨干成员,近两年与大伙一道搞了10多项小发明小创造,有效提高作业精准度和劳动效率……”胡建刚接过话茬,兴奋地介绍。

    胡建刚,第三代桥梁工,保二工区高级技师,车间桥梁业务“领军人物”。他曾参与铁路总公司《桥梁维修保养》教程编制,多媒体评审制作。近年来,胡建刚先后研制出 “弯制钢筋的平台及扳手”,有效提高预制人行板精确度,设计出一种“打顶定位点”的工具,大大节省桥梁起钢轨的时间。

  从300人到50人的“大精简”

    4月13日,武汉晴空万里,江水在阳光的照射下斑斓点点。已退休两年的第二代养桥人郭清流,又来到汉阳江滩公园晒太阳,他默默注视着雄伟的长江大桥,心中泛起阵阵涟漪。

    郭清流家住大桥附近,从小伴随大桥成长,在大桥上干了三十多年,对大桥有着割舍不断的情结。退休这两年,他常到江滩上附近走走,每每听到市民和游客夸赞武汉长江大桥雄伟、壮观。他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愉悦。

     “我刚上班那会儿,从事大桥养护工作的干部职工加起来有300多人,到2006年铁路生产布局调整后,桥工处被并入武汉桥工段,成为了一个车间,当时的养桥工人是107人。而到现在,真正从事大桥养护工作的只有长江大桥车间里的2个工区,全部人员加起来也只有50人左右。”郭清流介绍说。

    经济发展日益加速,铁路经历了6次大提速,通过大桥的列车密度不断增加,养护标准日益提高,而养护工人的人数却逐年减少,这是为什么呢?

    “以前,我们是纯手工作业,现在都实现了机械化,桥梁养修技术得到质的提高。所以,在人员减少的情况下,大桥养护标准丝毫没有降低。”郭清流如此解释。

    铁路6次提速以前,工人们的养修作业基本是全天候。那个时候列车密度不大,运行速度很低,机械设备还没有普及应用;工人们早晨8点上桥,利用列车运行的间隙对大桥设备进行养护作业,列车接近的时候,防护员根据车站的命令,指挥工人下道避车,等列车通过后,再上道继续作业。

    “就拿保养轨枕扣件来说吧,一根轨枕上有4组扣件,以前靠人工保养的时候,每人每天可以保养6根轨枕。现在,有了电动机械设备以后,都是流水线作业了,一人在前面松扣件,一人紧跟在后面保养涂油并复紧,平均下来,每人每个小时就能保养20多根轨枕,不仅人减少了,工作量减少了,作业效率也大大提高了。”聂亚林补充道。

    此外,在武汉长江大桥上的每一个关键处所,都安装了摄像头,坐在安全指挥中心能24小时全覆盖监控大桥状况。
“以前,我们在汉阳和武昌桥头分别设置有巡查班,一共有十几名巡道工人,他们按照‘三班四倒’的方式,昼夜不停地在大桥上来回巡查。现在有了监控,我们把巡道工人减少成了4人,分2个班只在夜间巡查,取消了白天的巡查。”聂亚林介绍说。

    车间专门从养桥工人中抽调了几名业务精湛的养桥工人,让他们分别担当生产计划员、作业监控员、综合调度员和质量分析员,这“四大员”负责对大桥日常养护情况进行全面监控和督导。

    现在的武汉长江大桥车间,一场以“检、修分开”为主要内容的桥梁维修体制改革正在全面推进;他们经过科学调研,制定了大桥养修“检查、分析、评价、计划、作业、验收、考核”七个关键环节,并加速推进“智能桥梁”建设。

    从100年到150年的“大转身”

    “武汉长江大桥建桥时的设计寿命是100年,现在已经过去60年,我们的工作目标是,通过科学养护,让大桥使用寿命延长到150年。”车间主任黄伟对大桥的未来充满信心。

     1993年5月28日,曾经担任武汉长江大桥苏联专家组组长的西林再次受邀登上大桥,参观后,他对随行人员说:“武汉长江大桥设计一流、施工一流,养护也是一流的,大桥的寿命至少要延长100年。”

    三代养桥工人,他们用行动践行自己的承诺、传承着那一份心底里的感情。

    黄志国是名副其实的第三代养桥人,他的爷爷和父亲都是养桥工人。

     “第一代养桥人都是从全国各地招工过来的。我爷爷当年也是从孝感被招过来的劳务工,大桥上工作条件也异常艰苦,很多人都受不了选择离开,像我爷爷那样坚持到最后的劳务工,都转了正,成了养桥工人。”黄志国谈起爷爷的经历,津津乐道。

     黄志国的爷爷退休后,他的父亲高中毕业毅然接了班。当时,拥有高中“文凭”,在同龄人中可谓“知识分子”,接爷爷的班就意味着当普通工人。但他的父亲没有丝毫委屈,反而为能够养护万里长江第一桥深感骄傲。他父亲肯学习钻研业务,除锈、涂漆、打磨等桥梁工技术样样在行,尤其擅长“钢梁喷漆”,被誉为“大拿”,在三十多年的工作生涯中,多次被聘请到武钢、九江长江大桥指导喷漆作业。

     黄志国从部队复员后,也成了一名养护武汉长江大桥的桥梁工。他继承父辈光荣传统,勤学苦练,成为“一口清、一手精”的工人技师,他打磨技术精湛,被誉为车间的“土专家”。去年,黄志国运用计算机自行设计出了一套桥梁业务知识学习考试系统,极大地方便了职工学习业务技能。

     “大桥寿命的提高,除了需要精湛的业务技术外,最关键的还要能吃苦耐劳。”刚刚退休的养桥工人杨足良颇有感慨地说:“一年有四季,春夏秋冬,而我们养桥工人每年要经历‘五季’,当桥下是寒冬的时候,我们在桥上要经历严冬。”

    据悉,每年10月到第二年5月期间,长江大桥上的温度平均比桥下温度低5到8摄氏度。寒冬时节,江面上的寒风如同冰刀一样,让人无处可躲,养桥工人们上桥前都要再加穿一倍的棉衣棉裤御寒。

    敢拼严寒,无所畏惧!奉献大桥,青春无悔!三代养桥人六十年执着的坚守,换来武汉长江大桥历经岁月风雨的傲然挺拔。

1696

主题

0

好友

9500

积分

直特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4-18 18:10:25 |显示全部楼层


    武汉桥工段长江大桥车间保养二工区的三代养桥人,他们从武汉长江大桥建成通车至今的60年历史变革潮流中,一直秉承“人在桥上,桥在心中”的养桥精神,牢固树立“大桥无小事,大桥不能出事”的安全理念,他们日夜坚守在大桥上,精心养护大桥设备,默默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和汗水,呵护着大桥的安全通行。

    在长江大桥的铁路桥面上,我们遇到了正在进行除锈上漆作业的武汉桥工段长江大桥车间保养二工区工长陈卿明。陈工长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笑着对我们说: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我们养桥工就是长江大桥的专职“保姆”。保养二工区现有桥梁工26人、线路工3人。这是一群鲜为人知的大桥铁路线守护者,他们年复一年,不分寒暑,精心维护大桥,保证京广线咽喉的畅通。

长江大桥主体是钢结构,防锈防腐蚀是头等大事。除锈上漆作业是个细心活,从40多米高钢梁到25米高的桥底,桥梁工们一寸一寸地检查桥上钢梁,发现有锈蚀的地方,立刻用小铲铲掉铁锈。铲净旧漆和铁锈后,他们先刷上两道特制的防锈底漆,再刷一道中间漆,最后反复刷两遍面漆。5道油漆刷下来,厚度要达到0.19毫米以上。这项工作,桥梁工们每年都要干8个月,总长1157米的长江大桥钢制桥体每3年就要重新油漆一遍。

    桥梁班长胡建刚介绍,大桥养护主要分钢梁和桥面两部分。每年4月到11月适合刷油漆,给钢梁除锈上漆是主要工作。对桥面钢轨、枕木、扣件的检查每天进行。每月一次的特殊检查时,工人们还要坐着吊篮被放到江面上,检查桥墩是不是有裂缝。

    53岁的杨足良是工区里年龄最大的“老桥梁”,已在桥上工作了35个年头。杨师傅说,每天有240多列火车要从桥上经过,守桥护桥责任重大,夏天钢轨烫得脚底板痛,冬天冷风吹得人浑身哆嗦,但打磨钢轨、抹油、检查路况等,他和工友们都不敢有一丝马虎。桥上的每一段钢轨、每一颗道钉,他们都已熟记在心。

    “我参观过国内很多大桥,但在我心目中,武汉长江大桥最完美。”杨师傅说。

    保养二工区的26名桥梁工中就有12人是养桥工的后代,他们从父辈手中接过部分工具,担当起长江大桥的养护重任。工长陈卿明和班长胡建刚的父亲以前是工区的老班长,他们现在已经退休离职,但依然心系大桥,几代养桥人有时聚在一起探讨桥梁养护技术,父辈们总是在他们遇到养桥工作难题时为他们“传经送宝”。桥底的纵向钢梁,是长江大桥的“脊梁”,它们承担了桥身主要重量。怎样呵护主钢梁?每次更换枕木作业时,要在枕木下铺上一层浸过黄油的羊毛毡,以减少枕木对主梁的磨损,还可以减轻车辆通过时对主梁的冲击力。这就是父辈交给他们的“绝活”之一。

    虔心护坦途,人生几春秋;大桥今无恙当惊世界殊。正因为有长江大桥车间保养二工区三代养桥人的精心养护,虽然历经60年的风雨,大桥依然显得年轻。大桥自建成通车至今,实现了无一起责任行车事故的记录。大桥的养护维修水平一直位居全路前列,钢梁桥的养护更是全路的示范。两次桥梁检定试验结果表明,大桥技术状态保持良好,无严重结构病害。在2012年11月武汉国际桥梁科技论坛上,多名桥界大腕赞扬武汉长江大桥堪称“养桥”标本,多年的良好管护功不可没。一位铁路总公司桥梁专家这样说过,以武汉长江大桥现在的状态,寿命可以达到150年,比当初设计还多50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进站

手机版|Archiver|海子铁路网 ( 京ICP证12003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1036  

GMT+8, 2017-5-27 00:52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