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铁路网

 找回密码
 注册进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258|回复: 16

从台北捷运看两岸差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0-12 01:57: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台湾回来,朋友问观感。我说,印象最深的,不是自由民主,不是台北故宫,不是夜市美食——这些,我们早已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得通透,也能充分想象得到,不甚稀奇。让我最有感触的,是台北的捷运(地铁)。

有人说过,一座城市是否跟现代文明接轨,有多少世界第几的高楼大厦都无关宏旨,一看公共厕所,二看公共交通。此次赴台,在台北逗留一星期,几乎天天搭捷运。那些密布地下以及地上的轨道交通,诸多让陆客感叹的细节,已足够证明,台北是怎样的一座文明城市,台湾又是怎样的一个文明社会。

【公共服务】

首先,台北所有的捷运站里都有洗手间,乘客完全不用担心内急,更不会出现小孩在车厢里拉大而家长不管的雷人情景。除了洗手间,最方便的,还是每个捷运站都有的旅游服务中心。市民或游客可以在这里咨询跟旅游有关或无关的一切,巨细无遗。对于陆客来说,最爽的就是可以凭护照或其他证件在这里申领一个Wi-Fi账号密码,有了它,在台北任何有公共Wi-Fi的地方,都可以无限时免费上网。除了咨询服务,这里还备有急救箱,里面备有常用药、绷布、立时贴等,旅客有需要随时可免费取用。9月11日那天,我跟朋友骑车去淡水不幸摔了一跤,右臂擦伤,就在淡水地铁站享受了急救箱服务。

除了旅游服务中心,台北市立图书馆在每个捷运站也都设有分馆,市民可以刷卡进馆,享受休闲读书时光。

(图注:遍布各个捷运站的台北市立图书馆分馆;图片由作者提供)

跟大陆一样,台北的捷运站里也有不少商业广告,但更多的是公益广告。只是,你甭想在里面看到一点号召爱国或爱政府的内容(当然,更不会有“资本主义好”的口号)。

政府的公益广告也有,最常见的,就是台北市政府宣传市政好帮手热线1999的公益广告,广告面积很大,并且遍布每一个捷运站。内容分两大部分,分别列举了市民最常问的17个问题和最有趣的15个问题,大都是跟民生关系密切的,如:“我要生小baby了,听说台北市有发补助金,该如何申请?”“我想从台北101搭公车到北投洗温泉,请问该怎么坐?”“我家有不要的大沙发和家具要丢掉,可以请环保局来处理吗?”最有趣问题中,甚至还有:“路上有鸡,我可以把鸡带回家吗?”“可以叫公园的青蛙不要叫了吗?我被吵得睡不着了!”等等看起来挺无厘头的问题。广告最下面,有一行蓝底白字:“别说台北市政府没做过让你感动的事!”如此服务型市政府,其身段之低,甚至已到了颇受委屈的地步。

(图注:台北市政府公益广告;图片由作者提供)

在士林站,我们还看到一幅“司法院”的公益广告:“人民观审制邀您参与审判”。内容是:“司法院推行人民观审制度,将于士林、嘉义地方法院试行,针对重大刑案邀请人民参与审判,并在法官把关之下决定判决结果。您的参与和支持,让司法审判更透明。”难怪台湾记者讲起他们在大陆某法庭隔壁拍电视画面和微博时,会那么大惊小怪了。

【市民素质】

很多事,经过横向对比才能看得更清楚。

2012年1月,名为“内地游客在香港地铁进食引发争议”的视频在网上热传;今年3月,武汉网友@流汗的鱼儿发微博称,自己乘坐地铁时,见一女子在地铁吃热干面,于是自己想拍照发微博,结果被察觉,该女子竟将一碗热干面砸在她头上。5月,同是武汉地铁,一男青年在车内吃包子,遭一中年男子训斥。男青年反问:“哪里规定不能在地铁上吃东西?”争执之中,男青年被中年男子打掉一颗门牙。7月,网友发微博称,一名中年男子在杭州地铁上吃包子喝豆浆,一对青年情侣表达不满,该中年男子就对情侣进行辱骂,并拿起开封的豆浆砸在青年男子身上。最近,有新闻说,上海有望首次通过立法明确地铁车厢“禁食令”,“吃韭菜饺子将罚500元”……

台北的捷运,车厢内外都有明文规定不得饮食,喝水和嚼口香糖都不行,但没看到有罚款或其他惩罚规定。刚开始我有点怀疑,嚼口香糖是很私密的行为,要不被发现很容易,市民会遵守吗?但我几天观察下来,还真的一个都没有。喝水的倒有一个——不好意思,正是在下。那天从忠孝新生站进捷运,等车时口渴,忘了规定,拧开瓶盖就喝。这时立马有一个男人过来,细声对我说:“先生不好意思,这里不能喝水的。”我脸上一热,赶紧道歉,而他却像做错什么事一样,看都不看我一眼就走了(也许是“冇眼睇”罢)——看背影,普通市民装扮,不是地铁工作人员。

至于排队,就更不用说了。候车地面划有白线,基本没看到有人站在线外的。而上下捷运站的自动扶梯,所有人都靠右站成一排,空出左边让人通过,很多时候左边根本没人走,也从不见有人站着。

(图注:地铁站自动扶梯对比图;左为台北捷运站,右为广州地铁站;图片由作者提供)

更让人感慨的一幕,还是在车厢里。台北的公车也好捷运也好,每节车厢里都有几排座位,用深蓝色跟其他座位区别开来,上面标着“博爱座”,写明是给老弱病残人士坐的。在台北那几天,无论公车或捷运,就算再挤,哪怕那座位空着,都不见有非老弱病残人士坐上去。那天从忠孝新生坐到淡水,一位阿婆坐在博爱座上,她旁边的位置一直空着,人上人下,不管过多少个站,再多的人站着,都没人去坐那个空位。

(图注:在台北的捷运里,普通乘客通常宁愿站着,也不会去坐为老弱病残人士提供的“博爱座”;图片由作者提供)

回来翻检旧闻,关于让座,让人哭笑不得的新闻很多,如:2006年10月,北京公交集团称,2007年将开展“明星乘客”评选,乘客主动让座,公交公司将给予奖励。2008年2月22日,北京市交通委、市运输局联合发起的“22日让座日”活动启动。在公交车上经常让座的乘客,将有机会获得奖励。2012年9月,《重庆晨报》新闻,綦江公交车上,一位80多岁的老人常送给让座者红包。红包里除了2元,还有一张印有“你高风格让座和帮助,感谢您!綦江代正兴”的卡片……

最新的消息,则是广西南宁市法制办公室发布了《南宁市城市公共汽车客运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意见稿指出,如果乘客拒绝给老、弱、病、残、孕等特殊乘客让座,驾驶员和乘务员可以拒绝为其提供营运服务。且不说如此做法是否合理合法,就这意见稿出笼的背后,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得到,给老弱病残孕让座,得多么稀缺,才导致法制办非以“拒绝服务”来恐吓不可。只是,靠强制、恐吓等手段得来的善,还是真善吗?

【“淮南淮北”的思考】

在台北,搭公车也好捷运也好,看不到有人为了防盗而把包背在胸前。尽管台湾常有报纸电视在说陆客多么不文明(在故宫就可集中看到),但一个陆客在台北街头或捷运里问路,不管问到谁,都不会遭白眼或扭头走开。那几天,我问路不下十次,每次都得到详细回答,甚至给你算好步行或坐车需多少时间。

这些细节,其实仅仅是一个文明社会的正常表现。而在大陆,一个塑造出雷锋等无数道德完人并强制全体国民学习的国度,学了几十年,别的不说,在公共交通上让座这种最简单的善行,都得靠奖惩来强推。如此道德水准,充分说明了什么?

同宗同族,何以被一道海峡隔成“淮南淮北”?到底什么才是影响市民素质的关键因素?只要想想我为何说市民素质,不提“公民素质”,就不难明白了。

抬头看,答案在风中飘扬。


作者:余少镭      来源:腾讯-大家

发表于 2013-10-19 02:45: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花子龙 于 2013-10-19 04:49 编辑

文中第六段里,"跟大陆一样,台北的捷运站里也有不少商业广告,但更多的是公益广告。只是,你甭想在里面看到一点号召爱国或爱政府的内容"

这一点,我似乎不太认同。举个例子,在台北捷运车站里,我曾多次看到这样的一副爱国广告:"钓鱼台,是中华x国的”、"向国旗致敬”
8097215988_bb85a549bf_z.jpg
发表于 2013-10-19 10:3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地铁里不让喝水没有必要,有些地铁运行时间很长的。
发表于 2013-10-30 22:56:26 | 显示全部楼层
flc007 发表于 2013-10-19 10:32
我觉得地铁里不让喝水没有必要,有些地铁运行时间很长的。

上车前喝几口,下车后再喝。

实在忍不住的,下车,喝,再上车。
发表于 2013-11-6 13: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车里应该让喝水
发表于 2013-12-10 12:4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兩岸三地一起比較的話,的確係台灣的公交文明度最高,沒得說!
发表于 2013-12-10 21:57: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两周前在台北住了6天,也搭了不少捷运,楼主说的大都赞同并有切身体验。
如果为了上厕所,在短期内(大概20分钟)同站进出是不收费的。同行的台湾朋友也一直好心提醒我们在自动扶梯上要站在右边。博爱座确实经常空出来。

还有一点印象深的是,台北捷运车厢真宽啊,似乎比A车还要宽。(文湖线除外)
发表于 2013-12-23 17:32:20 | 显示全部楼层
去了台湾,确实和楼主一样有这样的感触——市民素质是目前大陆和台湾最大的差距。经济可以飞速发展甚至超越,但市民素质要提高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也许要两三代人的不断积累,才能由量变到质变,希望中华文化的优良传统能够在华人区发扬光大。
发表于 2015-3-20 00:30:13 | 显示全部楼层
花子龙 发表于 2013-10-19 02:45
文中第六段里,"跟大陆一样,台北的捷运站里也有不少商业广告,但更多的是公益广告。只是,你甭想在里面看到 ...

这张图我也看到了,当时给了我内心很大的震撼。

我在宜兰一家餐厅用餐时还惊讶的发现该店店长就是保钓积极人士,还有马英九接见他的合影。当时跟他聊了很多……
发表于 2015-4-13 11:42:48 | 显示全部楼层
韩强 发表于 2013-12-10 21:57
两周前在台北住了6天,也搭了不少捷运,楼主说的大都赞同并有切身体验。
如果为了上厕所,在短期内(大概2 ...

貌似是A+,即3.1m宽,就多这一点,会感觉宽好多,我坐过的市区两条线列车是西门子的车,车端有大大的SIEMENS绿色标志,感觉很不错。

台湾的民众在礼节性方面普遍做的比较好,印象比较深的是女孩子在我说谢谢的时候,她们回答“不会”,蛮有意思的。

不过,曾遇到过一个在人大念的台湾博士,他说很多良好素质是教化出来的,早年甚至是通过严厉处罚,比如随地吐痰的就是,新加坡也是那样,吐个口香糖就会怎样怎样。  而内地现在要靠自觉,人口众多,流动大,也没人监管。所谓地铁靠右边站,京沪这样的大城市做的也很不错了,只是人太多了,电梯挤满很正常(当然左侧占满也该走动),人少的时候大部分还是能右侧站立的。
发表于 2015-7-16 14:02: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个人的素质问题,其实哪里都有素质不是很好的人
发表于 2015-7-20 13:02: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积累的文明
发表于 2015-7-20 21: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搭扶梯的就不要拿出来说了。很明显,流量太大,预留左侧通道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反而降低了扶梯的通过能力。这个道理就是沪宁线上加一趟Z车就要压两趟货车是一样的道理。这里考察的是通过能力,而不是礼让三先
发表于 2016-9-10 19:51: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2208402027 发表于 2015-7-20 21:11
那个搭扶梯的就不要拿出来说了。很明显,流量太大,预留左侧通道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反而降低了扶梯的通过能 ...

有意义啊:不着急的就等着从右边静立上去,着急的就从左边走着上去。
发表于 2016-9-12 16:30:43 | 显示全部楼层
ruiyup 发表于 2016-9-10 19:51
有意义啊:不着急的就等着从右边静立上去,着急的就从左边走着上去。

在中小流量下有意义,在大流量状态下,没有任何意义。你可以算一下,15个旅客需要通过扶梯疏解和150个旅客需要疏解,以及500个旅客需要疏解的情况下的通过实践。如果500个都站右侧,留下左侧通道供10%的紧急通行者通过,那么,全体乘客的总通过时间会被拉得非常大。这种情况下最优方案就是大家把左侧也占用了,不留紧急通道。
国内火车站什么时候才能有一趟车只用疏解15个乘客的情况?现在看来也就只有没安装电梯的通勤小站了吧!
发表于 2016-9-12 17:30:48 | 显示全部楼层
2208402027 发表于 2016-9-12 16:30
在中小流量下有意义,在大流量状态下,没有任何意义。你可以算一下,15个旅客需要通过扶梯疏解和150个旅客 ...

我的意思是左边也站满、充分利用,但都动起来。
发表于 2016-9-12 18: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ruiyup 发表于 2016-9-12 17:30
我的意思是左边也站满、充分利用,但都动起来。

可是你之前回复里面没有体现出这一点。想法还是好的,然而没有考虑到行李问题。对于国内火车上常见的大包小包,如何能够大家一起东起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进站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海子铁路网 ( 京ICP证12003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1036 )

GMT+8, 2017-11-19 14:4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